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把男主捅死了 > 我欠姑娘一条命

我欠姑娘一条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山间的晚风凉凉的,沿着大敞的窗户飘了进来,轻轻抚上烛火。火光被它一逗弄,不稳地颤了颤,扭捏着身子继续燃烧。
  
  摇曳扭曲的黑影投射到暗黄的墙壁,随后,又一片鲜红的血溅到了墙上,堪堪覆盖上面已然发黑的斑驳血痕。
  
  冉冉捅下轻剑那一瞬间,塌上之人只闷哼一声,便再无声响。
  血溅到了她青白色的道袍上,如丝丝流纹,无声地点缀出浓郁妖冶的红。
  
  她颤抖着把手伸到谷雨的鼻下试探。
  鼻息已经没了。
  
  她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居然真的干掉男主了。
  
  冉冉有些恍惚,从走出自己房门时就一直筹谋的事情居然真的被她做到了。
  
  男主死了,女主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人生了,完成第一个任务,感情线be结局达成,完成第三个任务,要是运气好男主真的是重生者那第二个任务也顺路完成了。
  接下来观察是否有其他疑似重生者的人出现,如果没有的话等待剧情正常走完好好活下去就行了,如果有的话估计也打不过她,都好办。
  
  她该开心的。
  可不知为何她一点也不开心。
  
  她环顾四壁,满是血迹。大半是半夜时斩杀的妖物留下的,小半是她和谷雨的。
  
  她的目光最后停留在谷雨失了血色的脸上。
  真是可惜了这么一张脸,要是他的性格没那么糟糕,她就不会出此下策了……她突然有点想哭。
  她也真的这么做了。
  
  “对不起……对不起……”冉冉屈起腿,蜷缩起来,抽噎着:“对不起……我真的太害怕了……我想活着……对不起……”
  
  她从自己的角度出发,选择了一个在她看来的最优解,她告诉自己无论妖怪还是人类,这些都是书中的角色,都不是真的。
  但她骗不了自己,她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她杀了目前尚未为了女主那么暴虐疯魔的男主,她打着为女主好的旗号强行拆散了男女主……她分明可以从长计议,慢慢谋划后面的剧情发展的。
  可她还是选择了最快最狠的方式。这个世界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了,她不想再经历杀戮战争了,她不想被男主杀死——她不想被别人决定生命。
  
  但是她却用这种手段决定了别人的生命。
  她的手不干净了,她的身上沾了杀孽。
  
  “对不起……”她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三个字。
  “对不起……”
  
  她抽泣着睡了过去。
  
  #
  
  晨曦欲晓。
  堂中的烛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熄了,些微日光透过窗子钻了进来。
  
  冉冉做了很多梦,梦到了很多人。爸爸妈妈,朋友同事……梦到了她在二十一世纪为生活奔波劳碌,梦到了爸爸妈妈让她多回家看看……
  最后,梦境的画面一转,忽地变成了谷雨如玉却惨白的脸。他紧闭的双目中流出两行血,双唇紧闭,诡异地向上弯曲。他的脸慢慢靠近,慢慢靠近,鼻尖就要碰上她的,这时,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猛地被惊醒,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金黄色的眸子。
  那眸子美丽的过分,分明是如光如火的金黄,却只能让人感受到讥诮和疏离,透露不出半分暖意。
  
  冉冉有些愣神,真好看的黄金瞳啊!
  
  黄金瞳……龙?
  
  男主已经被她捅死了,那这小说里除了男主还有哪个是龙来的?他娘?但他娘好像已经死了啊……
  那这个是谁?!
  
  冉冉回过了神,半蹲在她面前似笑非笑的这个人不就是男主吗?!他怎么没死?昨晚明明……他活过来了?!
  
  靠!不愧是男主,光环真强大,捅都捅不死!
  不知为什么,一瞬之间,她竟是有些高兴的。
  
  随即,她瞳孔紧缩,前所未有的恐惧包裹住了她:既然男主没死,那死的应该就是她了。
  
  她尽量保持镇静,强迫自己直视那双金黄色的眼睛。
  她不允许自己露怯。她一边倔强地想,一边伸手摸向腰间的剑,准备用尽力气最后一搏,但她却摸了个空——剑并不在剑鞘里。
  
  剑呢?
  
  “姑娘在找这个吗?”谷雨开口道。
  他半蹲在她身前,手里把玩着她的佩剑,声音懒懒的,像是刚睡醒的少年。
  
  他昨晚一直闭着眼睛,如今睁开了,却显得他愈发好看。
  熹微的阳光照进他金色的眼眸,宛若万千流光荟萃,尤其耀眼。他的丹凤眼狭长,眼角微微上调,略有妖冶之感。黑发高高挽起,梳成一个简单利落地马尾,尾端用金饰束起,雍容美丽。他身上的血迹全然不见,着一身绣着金色流纹的宽肩窄腰的黑衣,嚣张而又矜贵。
  
  他不像妖。若不是他过于惹眼的瞳,人家大概会以为这是那个王侯贵胄家刚及冠的小公子跑了出来呢。
  
  冉冉无心继续欣赏男主的盛世美颜,她心里很慌乱。谷雨昨晚应该是多多少少有点意识的,那依他那脾性肯定起来就把她给弄死了,她怎么还能活到现在?
  莫非……他当时已经失去意识了,不知道是她捅的刀?
  
  不管了!万一他不知道呢?
  她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试图从谷雨的脸上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谷雨突然眉眼一凛:“可这剑上……沾的似乎是我的血。”
  
  陈述句,不是疑问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