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原神,从成为海洋之神开始 > 第55章 钟离vs苏哲,跨越千百年后的契约

第55章 钟离vs苏哲,跨越千百年后的契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然,退休是要保证璃月有足够应付危机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他才放心,否则一遇到点危机他就得跳出来,到时候帝君的棺材板都盖不住,难免会把璃月子民吓住。
  帝君诈尸啦!
  类似于这样的话,到时候说不定连往生堂的那位堂主都要过来作法了。
  面对钟离的沉默,苏哲继续说道:“如果你想放手璃月,我可以帮你。”
  “如何帮我?”
  “我知道,你不会真的放下岩神的位置,却又不想让璃月永远处于你的保护下发展,所以退居幕后是最好的选择。”
  “你且说下去。”
  “但退居幕后就得确保璃月子民有保护自己的力量,那就简单了,我来扮演这个坏人,如何?”
  钟离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他没想到,苏哲居然会主动提出这个办法,而且竟是...与他想法不谋而合。
  这是巧合?
  还是说...数千年恩怨的灵魂共鸣?
  竟是连想法都到一起去了吗?
  “你应该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选了吧?你是契约之神,那我就与你定下契约,我来帮你。”
  “既是契约,你想要什么?”
  “一份恩情。”
  “哦?”
  钟离有些意外。
  他本以为苏哲会提出换取自由的条件,却没想到不是。
  “若是就这么让我出去,你不放心,璃月仙人不放心,就是其他七神恐怕也不放心吧。”
  苏哲很清楚,想要得到自由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不仅仅关系到璃月的问题,有这么强大的一个魔神出现,其他国家也不会安心。
  再说了,想用这个理由来换取自由,那未免想得太简单了,就契约本身的对等条件来看,根本不符合啊。
  所以苏哲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提出那个要求。
  对他来说,岩王帝君的一个恩情,远比奥赛尔的身体得到自由更重要。
  毕竟苏哲本来就是自由的,他现在需要保护的是盖欧卡的身份。
  虽然现在他‘还小’,可一旦成长起来引起提瓦特大陆其他势力的关注,甚至是七神的关注,届时一切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璃月七星,护不住他。
  但璃月帝君可以。
  当然,不到必要时刻,苏哲不会把盖欧卡的身份透露出来。
  奥赛尔是奥赛尔,盖欧卡是盖欧卡。
  就算真的死去其一,他还有翻盘的机会。
  而且盖欧卡的潜力巨大,海洋之神,若是回归原始,所到之处自成一片大海。
  “摩拉克斯,我要的这份恩情,会在合适的时间提出来,但我保证绝对不会对璃月造成任何危害,否则你可以不去执行。”
  苏哲的话,让钟离再次陷入了沉思。
  良久之后,他温和应道:“好。”
  苏哲笑了:“契约已成,食言者,将受食岩之罚。”
  钟离一怔,竟是也忍不住想笑。
  不知为何,与苏哲的一番交谈,有种找到了老朋友那般的感觉。
  跨越了数千年的恩怨,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再去争论那些早已没有意义了。
  若是能将恩怨化作情义,却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前提是,这份情义是真的。
  ...
  对于封闭空间发生的事情,外面的人却并不知晓。
  就是留云真君等人,也不清楚。
  但他们此刻感觉到环境的明显变化,从那道遮天蔽日的金光之中,都认识到了一件事。
  帝君出手了。
  “没想到削月没来,倒是帝君来了。”
  理水真君感叹道。
  留云却是说道:“帝君若不来,削月来又有何用?”
  “也别这么说...唔,确实如此。”
  理水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以刚才奥赛尔发挥出的实力来看,帝君不来,整个璃月没人能拦下了。
  但就算知道也别说出来啊,他削月也是要面子的。
  “那奥赛尔也是厉害,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冲破封印...说起来,帝君先前为何又不让我们一起出手,若是早全力出手的话,奥赛尔未必有机会做到这一步。”
  理水真君看向留云,目光带着询问。
  “你看着我作甚?我又不是帝君。”留云真君撇过鸟头,“但帝君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大意。”
  “说的也是。”
  闲聊间,金色空间突然发出一阵晃动。
  大海摇曳,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去,只见到岩壁正在慢慢消失。
  众仙立刻做出战斗姿态。
  然而,等到岩壁完全散去之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片风平浪静。
  帝君没了,奥赛尔也没了。
  就连那片海浪翻涌的壮观也不见了。
  留云愣了一下,脱口而出:“同归于尽了?”
  魈、理水:“...”
  “哦,帝君走了。”留云又是一说,“那本仙也该走了。”
  这一幕,倒是正常。
  帝君出手,镇压一个处于封印状态下的魔神再轻松不过。
  他们都是从魔神战争时期走来的仙人,自然知道钟离的厉害。
  既然事情解决,帝君自会离去,而他们也该离开了。
  “另外,这次事情闹得如此大,七星处理事情的能力,本仙很是怀疑。”
  “这些便交由帝君定夺吧,他心中自然有数。”
  魈开口道:“我守着这里。”
  留云与理水对视一眼,各自扇动翅膀离去。
  而远在孤云阁上等候的削月,也是收到了某个声音,静静看了一会后选择离开。
  ...
  “仙人们走了,战斗结束了么?”
  海面上,北斗遥望远处。
  “帝君出手,自然是结束了。”
  凝光轻轻舒了口气,脸上却并没有半点庆幸的神色。
  “若是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强硬将公子扣下,那般的话便也不会惊扰到帝君了。”
  “好了凝光,这可不像你啊。”北斗摆了摆手,“在你的观念里,可没有‘要是早知道’这种假设,世事无常,这种事情你应该比我更懂才对。”
  “我知道,但这次不同。”
  凝光目光平静的注视着远方。
  被镇压数千年的魔神主动冲破了封印,这种事情带来的影响,怕也不会那么简单结束吧。
  若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一点,璃月好不容易维持的安稳,可能就会被打破了。
  而且这次更是惊扰了帝君,她作为七星之一,难辞其咎。
  经历这次之后,她才深深感受到,魔神之事,远没有商场之上那般简单。
  “说起来...没想到真正的魔神居然这么厉害,奥赛尔还是被封印着吧?这么比较之下那个祸殃简直弱爆了。”
  北斗突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凝光,你说盖欧卡真的是魔神吗?”
  以前她觉得是,因为海中巨兽实力强,又会说话,自然就这么觉得了。
  毕竟以人类的身份而言,对于魔神的事情了解实在太少太少了,大多人只能以‘常识’去判断。
  可这次见识过魔神之威,再去看胖头鱼,好像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呢。
  “哼~我看中的小鲸鱼又岂是那般简单,他只是尚未成长起来罢了,若是有一天,未必比那奥赛尔差!”
  凝光轻哼,似乎不满北斗看轻她的小鲸鱼。
  “至于那个祸殃,魔神哪有那般轻易进化出来,愚人众的实验,也不过是极大程度刺激魔神血脉罢了,而且还是个失败品。”
  “是是是,希望如此吧,如果璃月能再有一个强如奥赛尔那般的守护神,那倒万事无忧了,哈哈~”
  北斗大笑,丝毫不像刚经历过一场生死战斗般。
  “到时候,我就带着他周游世界!”
  凝光淡淡一笑,并不多言。
  你带着他?
  呵。
  北斗啊北斗,你恐怕还不知道盖欧卡的爱好吧。
  你已经落后太多了。
  凝光这般想着,此时目光转向远处,公子已经解除了魔王武装的状态,正朝这边赶来。
  奥赛尔被镇回封印,仙家离去,接下来也没戏可看了。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少是表面上成功验证了药剂的可行性。
  至于下一步进展该如何,又该去哪里寻找祸殃的替代品,这些不是他该烦恼的事。
  当然,作为至冬的外交使节,这次闹出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没那么容易结束。
  “凝光小姐,看来我们都失手了。”
  公子跳上船,摊了摊手说道。
  “真没想到结果居然会是这样。”
  “局势瞬息万变罢了。”凝光神色淡然的说道,“但公子阁下这次的损失可不小,作为东道主,我虽然替你感到惋惜,但也请别忘记,至冬国需要给这件事一个交代。”
  虽然最后作乱的是奥赛尔,可祸殃却是愚人众的任务,若是没有它,或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当然,请放心,我会请示女皇陛下,然后给璃月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公子摆了摆手,跳下船离去,丢下一句话。
  “不过至冬在璃月的外交工作还会持续下去,凝光小姐,我们璃月港再见。”
  “他就一点也不心疼那些部下?”北斗皱眉道,“这次愚人众可损失了不少人。”
  因为苏哲的捣乱,外加被祸殃盯上,愚人众那些船基本都沉了,人也死了大半,现在都还在水里泡着没捞上来呢。
  千岩军好上许多,除了一艘被撞碎的船以外,其他船折损不大,就是出了些问题,修一修还能用。
  “这就是他们可怕的地方。”
  凝光轻轻摇头。
  “如今冰之女皇大力发展愚人众,其势力遍及各国,里面的成员不仅装备精良,而且不惧生死,特别是那十一个执行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疯子?”
  “差不多吧。”
  “啧~没想到也有你凝光害怕的人。”
  “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
  “什么?”
  “没什么。”
  害怕吗?
  当然没有。
  但愚人众的这种行事风格,足以给本就不太稳定的提瓦特大陆带来变化,她担心的倒不是这些家伙,而是站在愚人众背后的那位神灵。
  人类是疯子还好解决。
  可若神灵也发了疯,又该如何应对?
  “好了,我们也回去吧。”
  ...
  战斗结束了。
  但苏哲这边的事情却尚未结束。
  祸殃终究还是被钟离带走,毕竟他身为岩王帝君,亲自出手却还让猎物落入苏哲手中,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这次牵扯到愚人众的实验,老爷子恐怕会祸殃交给七星处理,至于能不能研究出来什么,那就不关苏哲的事了。
  苏哲并不在意这个,因为他从黑奥身上已经薅到了足够多的好处。
  祸殃终究只是拥有魔神血脉罢了,就算被药剂激活,也是不纯的半魔神。
  而黑奥的力量来自于奥赛尔,与苏哲完美契合,吞噬它,比吞噬一百个一千个祸殃都管用。
  这一波,既吞了黑奥的力量,又得到了钟离的承诺,对苏哲来说好处巨大。
  反正按照剧情发展,到时候愚人众也会把他放出来。
  不如将计就计,卖个人情给钟离。
  到时候配合钟离演一场,倒霉的也是公子,达达鸭被坑都习惯了,不差这一次。
  另外,苏哲的吞噬之力,反馈的效果是相互的。
  也就是说,盖欧卡吞噬力量可以反馈给奥赛尔,奥赛尔同时如此。
  当然反馈过来的力量无法进行二次反馈,否则就像是卡bug一样永动机了。
  此时此刻。
  在奥赛尔消化了黑奥的力量后,一部分力量便反馈到了盖欧卡身上。
  虽然很少,却让只有二阶的盖欧卡受益巨大!
  隆隆隆~~
  澎湃的气息自海底爆发而出。
  黑暗空间里,神秘的红纹随着力量的扩大而愈加耀眼。
  更是在某个程度之后,这份力量汇聚到盖欧卡的头部位置,逐渐形成了一个‘α’字样的图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