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原神,从成为海洋之神开始 > 第6章 盖欧卡vs特瓦林,海洋与天空的碰撞!

第6章 盖欧卡vs特瓦林,海洋与天空的碰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到这个琴声,苏哲立刻想到了温迪。
  要说在蒙德城谁能做到这一步,也就是摸鱼之神巴巴托斯了。
  他甚至当初还抽空让隔壁陷入业障折磨的降魔大圣从狂暴中苏醒过来,那么自然,此刻同样用这一招,显然是想要以此来唤醒特瓦林的心智。
  哗啦~~
  那飘荡的琴声扩散在空间内,看起来轻柔无比,却是让那片被特瓦林带下来的狂暴之风彻底溃散。
  这位撕裂天空的巨龙在听到琴声之后明显顿住了,它遭受着毒血与深渊的侵蚀,又因为被遗忘而陷入疯狂,它曾无比的渴求关怀与温暖,但那个人却始终没有出现。
  事到如今,事到如今...
  仅仅是短暂的一瞬过后,遭受遗忘的哀恸在深渊力量的侵蚀让它更加痛不欲生。
  特瓦林仰头嘶吼,声音将琴声盖住,拒绝了那片来自风中的善意。
  “唉~果然没有天空之琴的力量,光靠这样还是无法唤醒特瓦林吗?”
  风中似乎传来某个缥缈的叹息声。
  昂!!!
  “巴巴...托斯!”
  巨龙咆哮,怒视着苏哲。
  “原来你是他派来的吗!?你是他派来杀我的吗?”
  苏哲大惊:“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喂喂喂!谁tm跟那个家伙是一伙的啊?
  我就算投靠七神,那也是咱璃月岩神大人的得力干将!
  再说眼下特瓦林对温迪仇恨值拉满,这锅他可坚决不背!
  “特瓦林,我知道你在遭受痛苦,但你现在该保持理智,不要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给欺骗了!”
  愚人众想要激发蒙德跟特瓦林之间的仇恨,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正当有理由插手。
  一旦特瓦林真的跟蒙德开战,再加上深渊力量搞乱的情况下,接下来的局势可就不好控制了。
  这里可不是游戏。
  游戏里最大的问题点在于特瓦林,有风神给旅行者开挂,即便作为萌新的旅行者也能战胜发狂的巨龙。
  但按理来说,针对风魔龙这么大的事情,在游戏里应该能展开很大一个篇幅才对。
  深渊的力量,愚人众的阴谋,蒙德内部的问题,可以说是内忧外患双重压迫。
  “但他们背叛了我!”
  或许是因为风中那一缕琴声的关系,特瓦林虽然依旧狂暴,却也愿意与苏哲交流了。
  “他们没有背叛你,或者说,人类的生命短暂而脆弱,那些曾经见证过你努力的人早就已经死去,但新生者的人群中,一定有人还记得,对他们来说,你就是蒙德重要的一部分。”
  特瓦林从毒血侵蚀的沉眠中苏醒过来,那已经是过去几百年的事情了。
  对如今的蒙德来说,四风守护的庙宇都成了魔物聚集的地方,哪里还有人记得这条曾经为了守护蒙德而战斗的龙啊。
  这种事情很操蛋,苏哲看了都想骂人,他要是什么守护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也无外乎特瓦林会愤怒,才会被深渊的力量趁虚而入。
  它说背叛,倒也没错。
  被自己守护的地方遗忘,被神所遗忘,这才是特瓦林心里最大的恨吧。
  可苏哲觉得,或许特瓦林该学学隔壁璃月的那些仙人,蒙德的这片土地,至少是它曾经喜欢过的地方。
  就算记恨,就算要卸下这份责任,也不应该被那些不诡的家伙利用。
  当然,换位思考永远是必要的。
  但是他现在必须得稳住这条龙,在旅行者出现之前尽量不要让局势变得更加糟糕。
  然而,对特瓦林来说苏哲终究只是个胖头鱼罢了,如果不是刚才巴巴托斯的那一缕琴声,它甚至都不愿意搭理苏哲。
  “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深渊的力量通过毒血侵蚀它的意志,这份力量在特瓦林思考苏哲的话时而变得更加强大,让它压抑的狂暴再次高涨。
  魔龙冲向天空,咆哮着掀起一片狂风巨浪,将明冠峡上的树林连根拔起。
  “啧~这下彻底变成疯魔龙了。”
  看着消失在云层中的风龙,苏哲暗暗摇头。
  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既然摸鱼之神已经出现,为了避免节外生枝,等得到时间神殿的线索后干脆就离开吧。
  ...
  特瓦林再次暴动的消息,还是被蒙德城那边知道了。
  实际上龙灾爆发之后,风龙废墟这边的探子也不少,否则愚人众就没必要那么小心翼翼的隐藏了。
  只不过碍于废墟中外围的特殊力量,他们没办法进去里面罢了。
  这次愚人众想要用攻打特瓦林激发矛盾的目的虽然没达到,但因为消息的传出,背地里再煽风点火,民众情绪很快就上来了。
  好在特瓦林最后没有来蒙德城,这才给了琴和西风骑士团一个喘息的机会。
  不过琴很担心,眼下为了安全着想,已经严格控制了出入城的规定,可蒙德是自由之都,这种要求无法持续太久,否则自由的种子会在心里扭曲,成为点燃暴动的契机。
  当然,消息也不尽然都是糟糕的。
  有人曾亲眼目睹了那只在果酒湖上掀起巨浪的鲸鱼,正因为有他在,特瓦林最后才没有发飙。
  这个消息被带回来后,琴心中立刻肯定了之前的想法。
  就算盖欧卡对时间的事情另有所图那又怎么样?帮助本就是一种契约,想要找他解决龙灾,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呢?
  再说了,那玩意研究了这么久也没结果,还是半张地图,给出去也没什么。
  这么一说,丽莎也犹豫了,但她最后还是坚持要亲自将地图交给盖欧卡。
  于是,琴让安柏在蒙德城北边湖畔盯着,直到见苏哲从明冠峡回来,在湖面优哉游哉的喷着水,得到消息后的琴等人立刻赶了过来。
  “他在哪?”
  琴放眼望去,因为龙灾的关系,蒙德上空的空气也开始变得浑浊起来,特别是果酒湖这边,大抵上因为苏哲呼了那一巴掌的原因,到现在都还是波涛汹涌的。
  “喏,那里。”
  安柏指了指远处。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水流冲出,像是花洒般哗啦啦的朝四周扩散。
  也就是现在阴天,要是遇到个大晴天没准还能看到彩虹。
  “他已经在那玩了快一个小时了。”
  琴:“...”
  玩?
  疑似魔神的存在,居然也有这种‘童心’吗?
  或许,可能是放在魔神里面年纪比较小的缘故?童心未泯?
  她不知道的是,苏哲本来就在以这种方式发信号,嗯,顺便喷个水玩玩,悠闲惬意。
  蒙德除了龙灾,各方面的情况比起孤云阁来说好多了。
  以前在孤云阁喷水,还要时不时担心会有深海怪物出来咬你一口,到了这里完全不需要,这片湖里就他最大。
  “优菈,拜托你了。”
  琴对身边的优菈说道。
  后者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她看向安柏,结果这妹子双手抱着后脑勺看天,吹起了口哨。
  你别看我啊,我也没办法嘛,本来就是你先认识人家的。
  “那家伙真的是魔神吗?”
  丽莎倒是发出了疑问。
  “魔神出现,都会对周围的环境造成明显影响,可这里我感觉只有龙灾引起的元素流动和地脉循环的异常,却感觉不到第二股力量...”
  “还说是,他能够完全隐匿自己的气息?”
  “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
  “哦?安柏你这么说,难道了解他吗?”
  “啊?没、没什么啦,嘿嘿~我猜的。”
  安柏挠了挠头,偷偷瞄了一眼优菈,她可不能把盖欧卡是神灵眷属的秘密说出去。
  但这个小动作被丽莎敏锐的捕捉到,这个成熟性感的大姐姐心思可不像她胸前的峰峦那般‘粗暴’,不如说整个骑士团,恐怕就是她心思最缜密了。
  哦对了,还有矿工头子凯亚。
  此时丽莎只是轻笑着没有说话,随后优菈走到湖畔,想了想,催动神之眼的力量,将气息释放出去。
  她跟苏哲没有什么特别碰面的暗号,但彼此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所以苏哲很快察觉到她的到来。
  “怎么都来了?”
  苏哲朝岸边游去。
  优菈、安柏、琴,她们在倒是能理解,那个胸前长着西瓜的阿姨为什么也在?
  棕色的长发微微卷翘,翠绿色的眼眸中泛着涟漪,容貌精美,身材前凸后翘没话说,神态更是勾人,一眸一笑间都散发出成熟的魅力。
  特别是嘴角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总是带着恶趣味般,在游戏里苏哲就完全领教过了,这位丽莎阿姨看爷的眼神仿佛都能拉出丝来。
  可每次光撩人也不见动手,啧~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只会嘴上说说实际上却很保守的家伙,是吧八重小姐?你的安全裤就不能换一换吗?起码换成雷电将军那样的啊。
  而丽莎身边,琴的打扮要正经得多。
  她给苏哲的印象一如既往是严肃而不失尊贵,贵族的气质与一丝不苟的性子完美结合,这位认真又温柔的代理团长大人,也是苏哲游戏里最喜欢的人设之一。
  喜欢,而且又格外的心疼。
  她似乎是整个骑士团的战力,没了她,蒙德城都要灭亡了。
  此时苏哲的视线穿过两人,最后落在优菈身上,后者眼中露出一抹歉意。
  “抱歉盖欧卡,因为地图的事情可能牵扯到重要信息所以...”
  “确实牵扯到重要信息,否则我也不会花心思去找了。”
  苏哲沉声说道。
  “但对你们人类来说,这就是禁忌,了解得越多越危险。”
  禁忌。
  丽莎眼皮一跳。
  这两个字,与她调查到的信息十分吻合,对于人类来说,神灵的秘密是绝对禁止被窥探的。
  古老而神秘的存在,一直以不可言状的形式被地上的生灵传颂祂的伟大,既然是不愿意被明示的真理,丽莎有理由相信,这对蒙德来说同样是不能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特别是对眼下的蒙德。
  而且,根据优菈和安柏的反应来看,恐怕这位盖欧卡,也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吧。
  仅仅是一瞬间,这位被须弥教令院认定为两百年一遇的天才,心中立刻有了判断。
  她调查到的东西应该没错。
  但,可能不能再调查下去了。
  “如果你们愿意把地图交给我,我会想办法帮你们处理龙灾的事。”
  苏哲继续说道。
  “那件东西对你们来说连厨房里的抹布都比不上,但对我却很重要。”
  “你说的没错,盖欧卡先生。”丽莎也不知道从哪里把那张地图抽了出来,“这是我们来找你的理由,因为太重要了,所以不得不这么多人过来打扰。”
  看到她的动作,琴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在来之前丽莎还偷偷与她聊过,说地图可能牵扯到重要的秘密,不能轻易交出去。
  苏哲也愣了一下,他以为丽莎过来是要跟他扯皮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不介意动用魔神的身份,大不了一个砸瓦鲁多砸下去,拿了地图就润。
  虽然游戏里一口一个老婆的叫,可现在双方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最多就是心中的那份念想,如果最开始就是友好关系,苏哲当然不介意顺手帮个忙。
  但如果是敌人或者不怀好意的话,那就抱歉了。
  嗯,简单来说,苏哲其实就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类型。
  “你就这么给我了?”
  “这是我们的诚意。”
  琴顺着局势往下说道。
  “盖欧卡先生,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叫琴·古恩希尔德,西风骑士团的代理团长,这位是丽莎,优菈与安柏你已经认识了。”
  “不错,人类,我喜欢像你这样干脆的。”
  “诶?”
  在琴发愣的时候,苏哲继续说道:“作为交换,蒙德龙灾的事情我会帮忙,另外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吧。”
  苏哲把愚人众的事情说了一遍。
  关于林德、以及埋伏在明冠峡的隐蔽据点都告诉了琴。
  “怪不得特瓦林最近越来越躁动了。”琴脸上露出一抹愠色,“看来愚人众在那片区域早就设有了据点,甚至主动攻击特瓦林也可能不是头一次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