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原神,从成为海洋之神开始 > 第15章 苏哲:我的老婆能千变万化?

第15章 苏哲:我的老婆能千变万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天后。
  关于孤云阁海域战斗的事情,被很快流传出去。
  之前璃月港的人一个个翘首以盼,被天地风云涌动吓得不行,还以为璃月港真的守不住了。
  毕竟连岩王帝君都陨落了,谁还能拦得住那些海里来的怪物呢?
  可谁曾想,最后竟然真的赢了。
  “听说了吗?这次闹出的事情,都是因为深渊教团在背后搞鬼!”
  “刚听说,深渊教团策划了这次袭击岩王爷的事情,后来还想彻底覆灭璃月!”
  “该死的深渊教团,它们简直比愚人众还要可恶!”
  “这次能守住璃月,多亏了仙人们的努力。”
  “也不能这么说吧,为了消灭敌人,凝光大人连群玉阁都舍弃了。”
  “但没有仙人的努力,肯定也抵挡不住啊,而且我听说那个叫覆海大圣的仙人,竟然是岩王爷特地挑选的继承人!”
  “嘶!”
  璃月港大街小巷里都在议论着那件事。
  虽然整个璃月港依旧动荡不安,但可以感受到此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压抑,奥赛尔和深渊出现的危机爆发,反倒是冲散了人们心中的恐惧。
  本来大家都在担心没有岩王帝君后该怎么办,担心璃月面对外敌一触即溃,现在好了,亲眼见证灾难爆发然后结束,这份胜利对璃月港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人就是这样,心里没底的时候就害怕,忐忑不安。
  现在有底了,慢慢就会好,而且以人类的适应性来看,用不了多久整个璃月港又会是笑哈哈的一片欢乐气象。
  “今天大家好像情绪都稳定不少了呢。”
  行走在街道上,荧跟派蒙看着翻起了新篇章的璃月港,脸上也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抹笑意。
  “旅行者你看,万民堂也重新开张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万民堂,一家极具璃月特色的民间饭店,掌勺的卯师傅是璃月有名的厨子,但更厉害的是卯师傅的女儿,烧菜手艺已经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境界,更难得的是懂得创新,总是能玩出一点新花样来。
  当然,尽管这些新花样在大多数时候味道都很不错,可最好不要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否则你会连明天的饭都吃不下。
  此时此刻,万民堂内一片热闹声。
  之前因为请仙典仪的事情,万民堂关了好几天,后来要开了,孤云阁又闹出了事情。
  直到昨天七星在送仙典仪上与仙家‘握手言和’,并且在钟离先生的主持下对帝君进行了深情的追悼,整个璃月港这才渐渐恢复。
  万民堂也于今天重新开张了。
  “哇!是香菱!”派蒙朝里面端着盘子的少女挥了挥手,“香菱,我们来啦!”
  自从蒙德偶遇一起抓野猪分开后,荧来到璃月港,还是第一次见到香菱呢。
  “是旅行者啊,你们好呀!”
  蓝头发,粗眉毛,笑容很灿烂,乍一看之下是个跟安柏差不多的女孩子,而且都是玩火的。
  不同的是一个是骑士,一个是厨师。
  不过这个厨师在游戏里的使用率,简直甩了安柏不知道多少条街。
  大招无敌风火轮高频率挂火加伤害,外加脱手效果,让香菱成为了国家队的核心成员,而且还能跟班神一起组成双火阵容,明明是个四星,但却比大多数五星都吃香。
  培养嘛,也不难,要输出的话直接从卢姥爷身上拔一套魔女就行。
  啥?卢姥爷没练?
  大胆!锅巴,喷火!
  好吧,如果真没练,那就去刷一套绝缘,属性差点也无所谓。
  在万民堂,香菱就是一块金字招牌,今天店铺重新开张,她一直忙碌到现在都没休息过。
  “嘿嘿~我们来吃东西啦!”
  派蒙闻着饭店里的香味,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这样啊,正好我新研究出了一样菜品呢,锅巴可喜欢吃了!”
  荧、派蒙:“?”
  “卢卢?”
  好像听到了有人叫他,卢锅巴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十分人性化的朝荧跟派蒙挥了挥手。
  荧盯着锅巴看了一会,想了想自己的口味大概跟对方会有点不太一样,于是拒绝了香菱单独给她加餐的好意。
  “不过好像没有位置了,二楼还有空位吗?”
  “没有,二楼也坐满了,今天客人特别多,码头那边也复工了,所以很多工人今天都出来了。”
  之前码头被海鲜占领,关了好几天,可把璃月人给愁死了。
  毕竟璃月发展很大程度靠的就是人员流动,码头可以说是把握着整个璃月的经济脉搏,关一天那都是巨大损失。
  听到香菱的话,派蒙有些失望,她伸长脖子左瞧右瞧,看到了独自坐在角落里的孤寡老人。
  “咦?旅行者你看,钟离一个人在那呢!”
  荧赶紧跟派蒙过去,在钟离疑惑的目光下拼了个桌。
  “你们原来认识啊,那太好了。”香菱笑嘻嘻的说道,“你们先点菜吧。”
  荧跟派蒙一口气点了一桌,这次她们帮助璃月渡过难关,被七星授予奖项,直接砸了一千万摩拉,到现在派蒙每天做梦都是笑醒的。
  钟离同样被奖励了,毕竟这次送仙典仪办的是真不错,不过钱都被收进了往生堂,当然他也不在意,反正结账的时候说上一句‘账单寄去往生堂’,璃月谁不敢给个面子?
  别说璃月,就连去隔壁喝酒都能寄账单,嗯,就是不知道这个邮费怎么算。
  钟离过的是‘高品质’生活,就算是在三碗不过港里喝酒,也能喝出新月轩的气质,没次来万民堂吃饭,也是精挑细选,细细品味,一顿饭吃出人生百态,变化无常。
  但这次显然不行了,看着吭哧吭哧埋头苦干的荧跟派蒙,钟离陷入了沉默。
  然后过了不久,又来了一个蓝毛跟她们一起吭哧吭哧,而且蓝毛的战斗力显然比十个派蒙还要强,餐盘来来回回撤了好几次,把香菱都累了个半死。
  “一直听说万民堂的菜味道好,果然是这样,比起新月轩吃的够味多了,还便宜,真爽!”
  苏哲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皮。
  “嗯嗯!真好吃!”
  派蒙也拍了拍肚皮。
  “好吃。”
  荧没有拍肚皮,她在舔盘子。
  钟离:“...”
  从头到尾,钟离只是夹了几口,然后剩下的就都被眼前这三个吃货给扫荡光了。
  索性,他放下筷子,问起了苏哲七星那边的情况。
  不过苏哲哪里知道,这些天他以休养生息为由,一直在海里喷水呢。
  当然,明面上看着是在摸鱼,其实是在暗防深渊的反扑,这叫什么?敬职敬业!
  他总感觉这次深渊来袭,目的没那么简单,或许有一部分真的是因为想试探一下岩王帝君的情况,但恐怕更多的,还是在打奥赛尔的主意。
  苏哲记得游戏里提到过一个逆位神像的事情,然后深渊似乎还想用它来将奥赛尔改造成机械魔神,这次接触显然是有这个打算,或许现在只是初步的测试奥赛尔的实力。
  想到这苏哲就有些头疼,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特别是奥赛尔体内还有一个定时炸弹,关于黑奥的存在,他一直没想到好办法处理,但研究了这么些天,也大概知道封印黑奥的那份力量,与‘时间’有关。
  这就让苏哲有些在意了。
  黑奥拥有时间权能,却被时间封印了。
  谁封印的?
  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是伊斯塔露了。
  既然伊斯塔露要封印黑奥,那就说明,黑奥的权能并不是她赐予的。
  苏哲隐约感觉到,自己可能不是简单的穿越成了奥赛尔。
  “凝光小姐今天还在码头上处理事情呢。”
  苏哲不知道,荧跟派蒙却知道。
  这几天璃月港处于‘恢复’阶段,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多了去,于是这位蒙德的荣誉骑士立刻化身成打工仔,一会儿去送东西,一会儿去清理魔物,忙得不亦乐乎。
  至于码头那边,还有很多没处理完的海鲜。
  这些海鲜有的被居民抓回去当下酒菜了,还有一些吃不了的,有毒或者根本无从下口的,要么杀了,要么送回海里。
  “海鲜...”
  听到这两个字,钟离顿时就沉默了下来。
  苏哲恶搞道:“钟离先生,我感觉咱璃月港码头还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你要不要去看看,帮忙给点意见?”
  钟离眼皮一跳,却还是淡定说道:“码头是璃月重要场地,这方面的建设自有玉衡星刻晴掌管,我乃往生堂客卿,实在不适合参与。”
  “你这么一说...昨天刻晴还问我呢,她知道我跟你熟,想让我帮忙问问有没有想法去她那做事,如今岩王帝君仙逝,璃月发展更需要依赖人的力量,所以刻晴准备大肆招揽一波人才,她觉得你就不错。”
  钟离:“...”
  去给刻晴打工?
  虽然他很欣赏这个小姑娘,但要去那工作,算了吧,那他还不如干回岩神的活儿呢,最起码那是一年一次的工作制度。
  要是去刻晴那,钟离担心自己会被‘磨损’死。
  这几天他打算去找那些仙家朋友们好好喝个酒聊聊天,一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没死,二来也是传达他的想法。
  璃月走进‘人治时代’,但人力终究有限,仙神保护璃月,人类发展璃月,携手共进才是王道。
  以及...
  钟离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余光瞟了眼正在跟荧聊天的苏哲。
  那场战斗,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精彩呢。
  他看到了仙人与人类在面临危难时刻的携手并进,同样也看到了七星为了保护璃月的决心,偌大的群玉阁,说没就没了,连他都为之震惊。
  当然,钟离清楚凝光这一举动,也不单单是为了镇压奥赛尔。
  若是没有这份决心,怕也难以让仙人们信服吧。
  嗯,这次就去找削月真君等人聊聊,这岩神之位,也该送出去了。
  说起来,苏哲喜欢人类生活,至今也没有妻子。
  老爷子念头一转,想到了甘雨,后者为璃月尽职尽责数千年,但至今又未能真正融入璃月,若是有苏哲这样一个喜欢人类的魔神相伴,会更容易一些吧。
  但很快老爷子又想到了胡桃,这个总让他头疼的堂主,似乎跟苏哲意外的合得来,要是有了苏哲,是不是就不来烦他了?
  想着想着,老爷子竟然有些纠结起来。
  说实话,一个石头疙瘩,去考虑姻缘的事情,这种问题简直比璃月发展大计更让他棘手。
  突然间,一名千岩军突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他站在门口左瞧右瞧,看到了苏哲,快步走来餐桌旁。
  “苏哲大人,总算找到你了。”
  在苏哲的强烈要求下,大家平日里见到他都会以‘苏哲’的名字称呼,唯有特殊场合才会叫一声‘大圣’。
  “有什么事吗?”
  那名千岩军神色古怪道:“是这样的,刚才玉京台上去了一个奇怪的女子,说是找你的,还说是...”
  苏哲有些纳闷:“还说什么?”
  “还说是你的妻子。”
  “咳咳、咳咳咳!”
  钟离差点被呛了一口。
  苏哲也懵了,他妻子?说马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