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原神,从成为海洋之神开始 > 第16章 钟离:苏哲,你怎么比我还摸鱼?

第16章 钟离:苏哲,你怎么比我还摸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放心吧。”
  这宅子里空房间多得是,苏哲倒不在意这个。
  他在意的是天遒谷那边的情况,没记错的话那里好像有龙蜥出没来着。
  古岩龙蜥之后,那就是坨子哥了,也不知道那群工人去挖树了没有,说起来坨子哥也是苦逼,居然落魄到控制几个矿工去挖封印的地步。
  挖就挖吧,好不容易有了点盼头,结果钟离杀出来了。
  “那你们小心点,遇到麻烦不要逞强。”
  “知道啦~”
  按照荧的计划,她跟派蒙没这么快离开璃月,虽然寻找亲人的事情很着急(bushi),但旅途上的经历同样重要。
  所以荧和派蒙商量了一下,打算在这里过了海灯节再走。
  趁着这段时间呢,荧想在璃月各地转转,目的很简单,那就是长(挖)见(宝)识(箱)!
  当然要长见识啦,不然一路上的开销怎么办?
  你以为找哥哥那么容易?我带的什么队伍啊,我带的派蒙!她只会吃,还吃得特别多,吃完之后就知道在一旁喊加油,就这还要去跟天理干,很蓝的啦!
  “对了夫君,刚才好像有个叫公子的人过来找你了。”
  从夫君回家模式中恢复过来,跋掣想起来不怎么重要的人和事,于是提了一嘴。
  “是呀是呀,那个公子来了。”派蒙也说道,“好像是有重要事情找你呢,他可是愚人众的执行官,你一定要小心点。”
  “居然这么快就忍不住了么。”
  苏哲轻笑一声,也没在意,回到院子里躺着。
  阳光正好,他微眯着眼睛晒起太阳,跋掣端来一盘水果,剥皮、喂食。
  嗯,先等等再说吧。
  
  ...
  公子最近很郁闷。
  自从得到女皇大人的命令之后,他总共跑了三次苏家,三次啊!结果呢,每次都是一个蓝色长发的女孩是跟他说‘我家夫君说他不在’。
  公子顿时就不乐意了,你家夫君告诉你不在,那不就是在么!
  更可气的是这女人还一脸的微笑,这是在故意嘲讽他吗?
  要不是一想到最近‘罚单’实在太多,北国银行入不敷出,他立马就掀桌子了。
  无奈,公子只能另想办法,跑去找钟离帮忙。
  毕竟钟离跟苏哲关系也不错,三人那是在一个饭桌上拼过酒的‘好兄弟’,这点忙应该不难吧。
  本着顺便为发展钟离成为愚人众做准备的心思,公子接连找了钟离三次,吃喝嫖...啊不,这个没有,仅仅是吃吃喝喝,买点礼物而已。
  结果钟离每次都心安理得的吃完耍完,最后拍拍屁股走人,对他提的事情一概不管。
  钟离先生,你这就不地道了啊,璃月不是有句话叫‘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么’,怎么到你这就不灵了?你崇尚的契约精神呢?
  他哪里知道,钟离也在等苏哲那边行动。
  愚人众的意图很明显了,虽然别人不知道,但钟离相信苏哲知道。
  既然知道,那应该很快就会有行动...吧。
  苏哲行动轨迹。
  第一天:和裕茶馆听云堇唱戏,与云堇相谈甚欢,晚上一起吃了饭。
  第二天:玉京台上遛鸟,下午又去了荷塘里喂鱼,赶走了三对情侣。
  第三天:跟申鹤一起从绯云坡走到吃虎岩,又从吃虎岩走回去,意义不明。
  第四天:璃月港外喷水。
  钟离很郁闷,简直比公子还郁闷。
  要想起璃月初创时,他每天从早到晚的干活,为了璃月子民可以说是操碎了心。
  结果再看看苏哲,什么情况?
  看着苏哲每天摸鱼的样子,钟离感觉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虽说璃月是要走进‘人治时代’,可这不代表岩神不作为啊!
  只有充分了解璃月各个领域的情况,明确璃月存在的问题,才能更好履行神灵的职责。
  换句话说,苏哲可以休息,但不是现在。
  眼看着这么下去不行,正好接着往生堂搞大酬宾活动,胡桃想让苏哲这个荣誉客卿过来帮帮忙,于是钟离亲自去了一趟苏家。
  “我家夫君说他不在...”
  跋掣话还没说完,跟钟离对上眼,突然就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瞬间凉气从天灵感里冲出来。
  她看不出钟离的身份,但就在开门的那一刹那感觉被什么恐怖的存在盯上了,不过仅仅是一瞬间,很快这种感觉又消失了。
  钟离朝她点点头,然后走进去把苏哲拉到了往生堂。
  “怎么好端端又搞大酬宾了?”
  看着忙里忙外招呼起来的胡桃,苏哲顿时有些纳闷。
  “你不知道,这是璃月的传统了,每年请仙典仪之前都是往生堂生意最惨淡的时候,但请仙典仪过了之后呢,立刻就是高峰期。”
  请仙典仪之前大家都不敢死,为了不给岩王爷添晦气,硬生生的憋了那口气。
  等结束之后也就不用憋了,大家一起集体嗝屁。
  所以这段时间忙碌得很。
  胡桃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苏哲一张横幅,“帮我挂在外面的公告栏上。”
  苏哲展开来一看——往生堂特特特大优惠活动,为纪念帝君,本店推出‘一家亲’团购活动,最高优惠至三折!
  “...”
  这tm是人能想出来的?
  除了‘一家亲’团购,还有‘亲朋购’,可以给那些亲戚朋友一起买,买了不用也能放着,到时候凭票入棺。
  看着这个,苏哲人都麻了。
  “我觉得你这么搞不行啊。”
  苏哲对胡桃说道。
  “怎么啦?我们每年都这样的,没事。”
  “那效果怎么样?”
  “嗯...马马虎虎吧,看来三折优惠还是不太够。”
  “不是那个问题。”苏哲摆了摆手,“根据经济学原理,商品只有在它需要的人手上才有价值,话句话说,你得把它卖给正确的人。”
  胡桃ovo
  钟离有些好奇:“这个经济学原理...是从何而来?”
  他没听过,但他大为震惊。
  因为这简单一句话,就概括了贸易的重要核心理念。
  “是我空闲的时候琢磨出来的。”苏哲老脸不红的说道,“我觉得吧,交易的艺术核心点在于供需关系,有人买才有人卖。咱们往生堂做的是葬礼服务,那谁最需要葬礼呢?当然是上了年纪的那些,像堂主你这样上大街乱拉人,不仅不会吸引到客户,还会被人嫌弃。”
  胡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你觉得要怎么办?”
  “这样吧,璃月港里大家都知道往生堂了,有人要死八成会自己找过来,所以咱可以换个地方推广,比如轻策庄就挺好。”
  胡桃挠挠头:“轻策庄...好像确实不错。”
  “还有就是,那些什么一家亲啊就不要弄的,干脆弄个‘保险购’吧。”
  “保险购?”
  胡桃跟钟离竖起耳朵。
  “就是每年花点钱上保险,随便什么时候死往生堂都接这个业务,没死的话钱就不退了。”
  “等等等等,你这个主意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啊,你是要...嗯,没死,然后钱就归我们了?”
  “是啊。”苏哲笑道,“空手套白狼嘛,做的就是个概率生意。”
  提瓦特是充满魔幻的世界,这里有无数充满血性的冒险家,冒险就会有危险,谁也不想暴尸荒野吧。
  其实往生堂之前就推出过预定葬礼服务,死了之后全大陆回收,不管你是在山里还是海里,就算是在魔物的肚子里,那也会想办法帮你拼凑整齐,魂归故里。
  这个世界的人好像特别在意落叶归根这种说法,可惜这种服务的收费太高了,一般人不说觉得不吉利吧,价格也让人望而却步。
  但太低的话,回收成本高,多来几个麻烦的往生堂直接倒闭。
  所以这个保险购就很靠谱。
  胡桃一听,眼睛蹭蹭的冒出了火,当即把东西一扔,去找来纸跟笔做起了具体规划。
  钟离则有点纳闷,他越看越觉得...怎么感觉又多出来一个胡桃?
  胡桃是行动派,没多久就制定了一套保险购的初步计划,然后拿着方案给苏哲看,再叫上钟离,三人一起上路,前往轻策庄推广业务。
  ...
  “翻过这座山,我们就...呼~这条路怎么这么难走?”
  轻策庄不远就是无妄坡,天色快要黑了,胡桃说抄近路,结果抄的是悬崖,怪不得这次来的时候胡桃没带那些普通仪倌。
  就这,来几个人,出事都不用选地儿了,直接在无妄坡挖个坑埋了吧。
  胡桃肯定是没问题的,她是个懂‘武艺’的堂主,钟离更没问题,虽然看起来慢悠悠的,但老爷子步调稳啊。
  “说起来,钟离先生,天遒谷那边最近好像出了点事情,你知道吗?”
  “知道一些。”钟离的声音没有多少起伏,“老片地方以群山居多,传闻在上古时期曾有岩龙蜥出没,此类魔物生于岩层之中,强大的岩龙蜥能够轻易引起地震。”
  钟离并不打算提及太多这些,关于岩龙蜥,以及那位诞生于璃月大地之中的好友,每每想来,都得花上一壶酒来消除心中愁闷。
  突然间,山坡下的林子里传来了一阵战斗声响。
  “咦?好像有人在。”
  胡桃朝两人招了招手。
  三人寻着声音过去,听到‘呵!’‘哈!’的呐喊,气势很足,而且还相当熟悉。
  “破绽!”
  蓝光晃过,将敌人灭杀,公子散去双手上的元素刀,转过头来看向苏哲三人,顿时有些意外。
  “你们怎么在这?”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们来问你的吧?”
  苏哲环顾四周,发现刚才被公子灭杀的是一群魔神残渣。
  公子摊了摊手:“我的属下来这边摘树莓,结果被奇怪的东西袭击了,所以我过来看看,结果似乎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说着,他脸上扬起了笑容:“苏哲,钟离,你们瞧,很奇怪对吧?这里居然沉淀了这么多魔神残渣。”
  钟离皱起眉头,也觉得蹊跷。
  苏哲瞟了一眼公子:“你怎么看起来很高兴?”
  “哈哈!这个当然,这些东西虽然不够让我痛快淋漓的打一场,但也算是些不错的对手了。”
  这段时间公子在璃月港简直憋坏了,好不容易有架打,他当然高兴。
  敌人!艹!敌人!打!
  “确实有些不对劲。”
  苏哲摸了摸下巴。
  无妄坡这个地方,要说干净自然不可能。
  这里是一片葬地,又是深山老林,阴气重,就是大白天的也能看到鬼火,看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这些东西大多都没什么危害,但如果遇到魔神残渣就另说了。
  魔神的力量会让沉淀在这片土地上残留的意志汇聚成怪物,然后袭击别人。
  公子说的那个摘树莓的倒霉蛋,八成就是被这些东西袭击了。
  “既然大家都在,不如我们一起解决这件事吧!”
  公子笑哈哈的说道。
  虽然有些意外,但能见到苏哲,他当然高兴。
  苏哲看向胡桃。
  “好吧。”
  胡堂主没意见,这种事情发生在无妄坡,那自然属于她的业务范围。
  “先去那边看看吧,气息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苏哲指了一个方向。
  “那边吗?”胡桃伸长脖子,“我记得有个叫‘无妄引咎密宫’的秘境吧?里面好像镇压了了不得的东西。”
  钟离自始至终都没说话,但看他眉头紧锁的样子,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无妄坡秘境?”
  苏哲微微沉吟。
  那地方...哦,想起来了,原来是渡火套盛产地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