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原神,从成为海洋之神开始 > 第21章 秘技·摸头杀!将策反进行到底!

第21章 秘技·摸头杀!将策反进行到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半个小时后。
  心海安排好伤员,再调派了一些珊瑚宫战士过来,守在渊下宫的入口位置。
  随后她走来苏哲身边。
  “盖欧卡大人,您怎么来了?”
  看到苏哲出现,心海总算是松了口气,如果继续任由情况恶化下去,那她只能向稻妻那边请求帮助了。
  “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按理说渊下宫是没有这种黑雾的。”
  心海把这两天的事情跟苏哲说了一遍。
  之前收到消息说渊下宫出事,她就立刻派人过来调查了。
  当初只有黑雾出现,并没有这种不死的怪物,直到渊之钥被盗取,渊下宫彻底被激活,黑雾从里面冲出来,影响到了岛上正常生活。
  这些雾气虽然不至于像祟神力量那样见效快,但对普通人依旧有很大的影响,不少驻守的珊瑚宫战士因为长期处于黑雾中,精神力受到了严重的侵蚀。
  “这些是深渊的力量。”
  苏哲对黑雾并不陌生,当初深渊使徒出现的时候,就动用了这种力量。
  “深渊?是深渊教团吗?”
  “对,不过关于渊之钥的情报,应该是你们珊瑚宫一脉才知道的吧?怎么会被人盗取?”
  “这件事我也调查过了。”
  心海蹙眉道,“前段时间有人潜入了珊瑚宫的书库,关于海祇御灵祭的方法储存在书库里,应该是那个时候被人翻阅了。不过这个盗取渊之钥的人,显然对渊下宫的事情很了解,否则不可能知道御灵祭的事情。”
  海祇御灵祭主要是用来逆转圣土化的,而这个仪式一般数百年才进行一次,就算珊瑚宫一脉知道的人也很少,寻常情况下怎么可能去在意这个?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圣土化而了解到的仪式,那么很显然是本身就对渊下宫有一定了解,反过来调查到了激活渊下宫的方法。
  苏哲猜测这事八成跟渊上有关,本来上次他帮了个小忙,结果渊上还是出现了。
  这家伙在旅行者深入渊下宫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调查了,或许是因为他取走白昼的关系,导致后来事情的发展出现了变化。
  而心海之前派人进去调查的时候,确实也发现了深渊魔物的迹象。
  “按照盖欧卡大人您的猜测,应该是深渊教团通过什么方法将深渊力量引导进了渊下宫,至于那些不死怪物,可能是以前的渊下宫子民吧。传闻渊下宫之人还未上来之前,他们便一直与栖息在下面的深海龙蜥进行战斗。”
  心海也是猜测,但渊下宫之前确实已经空无一人了,唯有深海龙蜥还在行动。
  当然,这些东西虽然厉害,可对苏哲并没有什么威胁,他知道渊上的目的,所以打算进去看看。
  “盖欧卡大人,我跟您一起去吧。”
  心海担心下面有危险,以她的实力,连石头都不是对手,自然能帮得到苏哲。
  主要是有奶,身边带着一个奶妈,心里自然就有底了。
  “好,不过你自己小心点。”
  “嗯。”
  心海又调派了两个剑鱼中队过来随行,这次深渊入侵渊下宫,肯定绕不开深渊魔物,剑鱼中队的实力不弱,关键时候也能替苏哲分担压力。
  ...
  渊下宫。
  此时这片空旷的地下空间显得无比诡异和寂静。
  黑雾覆盖之处,里面游荡着无数深渊魔物,以及实力强大的龙蜥。
  这些魔物与龙蜥被深渊的力量强化,实力比起平时要强盛许多。
  进入这里后,苏哲带着海祇岛的人一路深入,按照记忆中的信息推进到通过白夜国入口的巨门前,发现这道门已经被开启了。
  只不过,里面依旧黑乎乎一片,并没有任何光线。
  “奇怪。”心海环顾四周,疑惑道:“根据古籍上的记录,当渊下宫被激活,试炼也将开启,整个渊下宫会被大日御舆点亮才对,为什么还是一片黑暗?”
  “可能是太久没用了,坏掉了吧。”
  苏哲耸耸肩,他当然不会说这是因为自己把白昼取走的缘故。
  “哈...”
  心海抿了抿嘴,不怎么相信,但也没说什么。
  “盖欧卡大人,深渊处心积虑策划这场行动,所图之物很可能是大日御舆,传闻渊下宫贤者被神灵开启了智慧,带人建造了那座驱散黑夜的高塔,当初先祖们从渊下宫上来,大日御舆整个被封存在地下,里面很可能存放着神灵赐予之物。”
  “所以我建议,我们可以直接去大日御舆,若是深渊的人还未抵达,也能及时设下埋伏。”
  苏哲点点头:“关于那位神灵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神灵么...”心海微微思索,“珊瑚宫传承的信息中几乎没有提到过祂,只知道当初的渊下宫子民都称其为‘常世大神’。”
  说到这,心海犹豫片刻,拉着苏哲走到了一旁。
  她身为珊瑚宫的现人神巫女,管理海祇岛一脉,知道的事情自然比一般人多。
  但有些事,即便别人不说她也知道,是不能随便公开的。
  只不过如今的盖欧卡,已经成为了海祇岛的第二个守护神,关于岛上海祇一脉的秘密自然有权利知道。
  “其实,珊瑚宫的传承中,有一个不能对外公开的秘密,唯有每一任的现人神巫女才有资格知道。而且现人神巫女只有知道的权利,也没有对外公开的权利,我在继位时,也曾以大御所大人的名义发过誓言。”
  苏哲眉头一挑:“这么苛刻?如果实在不能说,那就算了吧。”
  他也清楚,像海祇岛这一脉的人,放在小说里那就是‘xx至尊’强者的族人之类,自身很弱小,却又守护着古老的秘密。要是这里面再加个主角,那就是玄幻小说的标准开局了。
  心海轻轻摇头:“盖欧卡大人为庇护海祇岛,当初差点被雷神杀死,对海祇一脉有恩,又是大御所大人的朋友,所以我觉得,盖欧卡大人有权利知道这件事。”
  “规矩是死的,海祇一脉传承这么多年,如果总是固守成规的话,那就离灭亡不远了。”
  提瓦特终究是魔神至上的世界,像海祇岛这样没有靠山的势力,邻接雷神掌管的稻妻,说句不好听的,他们的命运随时掌握在别人手中。
  就算雷神不动手,万一哪天某个魔神路过,顺手拍了个海浪过来,那海祇岛就得打出gg。
  所以,为了争取一个魔神的信任,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
  更不要说,盖欧卡大人是一般魔神吗?
  其实心海早就在想,如果苏哲再来这里,她就说出来。
  正好渊下宫打开,或许那些人千方百计潜入这里,为的也是那些事情吧。
  想到这,心海说道:“盖欧卡大人有所不知,渊下宫的传承时代久远,早在魔神战争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根据当初的书记官记录,渊下宫子民生活在常夜之下,这里栖息着可怕的深海龙蜥。它们是更加远古的生物,喜好黑夜,厌恶光源,最初的人来到这里,因为没有光,很难与龙蜥对抗。后来便是我刚才所说的那位神灵出现,垂怜子民,便赐予能够带来‘光’的神物。”
  “但那位神灵的名讳不能直呼,更加不能让任何人讨论关于祂的事情,更是只有当初建立大日御舆的贤者才知道,但贤者也不敢对任何人说,不过据说他偷偷让人建了常世大神的雕像,只是一直没有被人发现。”
  听到心海的话,苏哲露出恍然之色,怪不得整个渊下宫都没有任何关于伊斯塔露的消息,而那座雕像也是偷偷建在密室里,而且也没有显露过真容。
  “那之后呢?建立大日御舆之后,那位神灵去哪了?”
  “这个就不清楚了,书记官记录,当初渊下宫发生了一些事,贤者被光投下的影子囚禁,神灵愤怒离去。渊下宫很长一段时间被邪恶的思想统治,直到大御所大人出现,带领没有被腐蚀思想的子民消灭了邪恶。”
  “再之后,渊下宫的子民来到了地面,只是...”心海目光微微闪烁,说道:“只是当初大御所大人的死,似乎另有蹊跷,或许这就是雷之神没有覆灭海祇岛的原因吧。”
  关于奥罗巴斯的死,历史中记录是大蛇东侵导致,但这个说法很难让人信服,因为这相当于两大魔神之间的竞争,雷神击杀大蛇后,不可能还留着他的子民,而且就生活在自己眼皮底下。
  更扯的是还让人家保留了独立自主的权利,保留对大蛇的信仰,这做老好人也不是这样的啊。
  只不过雷之神不可能去解释,在没有其他能解释的理由之前,大家也只能这么认为。
  心海只知道不是因为东侵稻妻,但具体原因是什么却不清楚。
  “盖欧卡大人,深渊教团潜入渊下宫,很可能是为了夺取当初留下的神物,所以我们马上前往大日御舆。”
  “这个不急。”苏哲摆摆手,“那玩意其实我早就拿走了。”
  “诶!?”
  心海愣住了,“您、您取走了神物?”
  “对。”苏哲笑道,“还记得上次的血枝珊瑚吗?其实我在住处发现了老巴留下来的线索,根据线索进入了渊下宫,至于你说的那个神物,我当初见着不错,就顺手拿走了。反正渊下宫这个地方,还是永远被埋藏起来最好。”
  “至于你刚才说的事,确实是不能对外宣传出去的,以后不管遇到谁都不要说知道吗?否则会给海祇岛带来危害,或许当初老巴的死,也是因为牵扯到那些事也说不定。”
  心海目光一凝,心思聪慧的她很快明白了苏哲这句话的意思。
  如果说当初的秘密是被禁止触碰的,甚至能够危及魔神性命,那么...
  “抱歉!盖欧卡大人!”她急忙朝苏哲躬下身去,“我不是有意说这些给您听的,我只是...”
  “别激动,还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盖欧卡大人...您不责怪我吗?”
  心海抬起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苏哲双手一摊:“是我问你的,况且这事就当做我们之间的秘密,你知我知,别人又不知道。不过,你绝对不能再对第二个人说了,明白吗?”
  心海知道的其实也不算多,并未有真正说出关于日月之前的事情。
  最主要是牵扯到所谓‘神物’的存在,但那玩意早就被苏哲自己取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