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原神,从成为海洋之神开始 > 第35章 琴团长的邀约

第35章 琴团长的邀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嗯?”
  等到人群散开,趴在吧台上独自难过的迪奥娜耳朵一抖,看到了刚走进来的苏哲两人。
  “琴团长?还有...唔,好熟悉,啊!”想起来了。
  “苏哲,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琴满脸疑惑的跟着苏哲,“如果是喝酒的话就...”
  虽然被苏哲拉过来强行休息,可如果真的出了事,她肯定还是要去处理的,为此必须要保证百分百的清醒才行。
  “放心,不是要喝酒。”
  “不喝酒?”
  在琴疑惑的目光下,苏哲走到吧台,微笑道:“小猫咪,给我来一份披萨,谢谢。”
  迪奥娜眨了眨眼睛,盯着苏哲,似乎在发呆。
  正常情况下,如果有人叫她小猫咪,她肯定会发飙的。
  但眼下她忘记了发飙,来自于‘凯茨莱茵家族’血脉的特性,让她感觉到眼前的这位使者大人有些特别,感觉...呜呜呜~好可怕的样子。
  “好、好...”
  平日里总喜欢龇牙咧嘴发脾气,抱怨自己调酒失败的迪奥娜,乖乖的应了一声,而后猛的意识到自己是调酒师又不是服务员。
  “你好,琴团长,以及...使者大人。”
  老板玛格丽特是个性感大方的女人,她朝两人露出微笑:“是要买披萨吗?”
  “对,琴团长经常吃的那种。”
  “好的,那要来一杯酒吗?我可以让迪奥娜特别调制。”
  “喂!我才、才不会随便给人调酒...”
  玛格丽特笑道:“别在意,她的话反过来听就好了。”
  “玛格丽特!就算是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苏哲点头:“我没在意,不过我点的披萨麻烦帮忙打包。”
  “请稍等。”
  玛格丽特走掉了。
  迪奥娜疯掉了。
  琴有些疑惑的看着苏哲:“你怎么知道我经常买这里的披萨?”
  她确实很喜欢吃,只不过这个习惯很少人知道才对吧,而且这段时间太忙,已经好久没来吃过了。
  “我猜的。”苏哲笑道。
  “唔...”
  怎么可能是猜的呢?
  应该是丽莎告诉的吧?
  不过,这么说来的话,苏哲特地去调查过她的喜好吗?
  不知为何,琴心中竟觉得有一丝甜甜的、很温馨的感觉。
  就像是一个人享受午后吹拂的微风,蒲公英飘散在空中的柔软和自由,淡淡的,安静中带着一丝甜美。
  “在想什么呢?”
  苏哲提着打包好的披萨,笑着问道。
  “没、没什么...”
  琴莫名一慌,急忙垂下头,俏丽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红晕。
  “哼哼~”
  迪奥娜发出意义不明的哼声。
  她闻到了公猫看到母猫的时候,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味。
  咦~好酸好酸。
  “你哼个什么劲啊。”苏哲有些恶趣味的说道,“祝你一辈子都是蒙德城最好的调酒师。”
  迪奥娜一呆,等反应过来想发飙的时候,苏哲跟琴已经走出酒馆了。
  ...
  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暖洋洋的感觉。
  苏哲跟琴坐在长椅上,一边吃着披萨,一边晒着太阳。
  猫尾酒馆的披萨味道很不错,怪不得琴会喜欢,看着她总算是放开了手脚、暂时放下骑士团工作的轻松模样,苏哲露出了一抹微笑。
  能看到这样的一幕,今天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
  “偶尔这样是不是很不错?”
  他抬起头,仰望蒙德的这片天空,淡淡笑道:“人嘛,不要什么时候都把自己逼得太紧,有时候自私一点也没关系。”
  琴没有说话,但她清楚今天苏哲是特地为她做的这一切。
  放松,休假...其实不仅苏哲在说,丽莎啊凯亚啊,他们也都在说。
  琴沉默片刻,这才缓缓开口:“古恩希尔德家族是古老的骑士家族,在很久很久以前,蒙德城尚未在这里建立时,就已经开始为守护蒙德而战了。”
  “历史悠久的血脉必然伴随着沉重负担,在我的印象里,我的母亲,我的祖辈,他们都在时刻严格要求自己。”
  “象征骑士风度的形体、礼仪,锻造骑士灵魂的历史、诗歌,武装骑士精神的剑艺、体能,这些都是家族的必修课。母亲经常对我说,唯有如此,才能实践古恩希尔德的家训:永护蒙德。”
  有时候看着街道上举起风车兴奋跑过的小孩,琴会想起小时候,小小的琴,站在窗户旁看着他们,也是同样的笑容,同样的举着风车。
  那一眼看过去,就好像小时候的琴,与现在的琴对视一眼。
  在短暂的发愣之后,琴依旧会坚定心中的信念:她要守护这份和平与自由,守护蒙德。
  为此,无论多么辛苦都无所谓,因为正确的事情,就应该全力以赴。
  琴的声音,充满着坚定,眼神毫不迷茫。
  这是沉淀在古恩希尔德家族血脉里的信仰,苏哲知道,自己是没办法劝说这个女孩放下肩膀上的担子的。
  “好吧,既然觉得对,那就加油。”
  苏哲微笑道,“不过,偶尔的放松肯定还是要的,走吧,趁着天色还早,我们再去逛逛。”
  琴点点头,脸上也洋溢起了笑容。
  她的笑,是开心,因为苏哲能够理解她。
  你为什么不去休息呢?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勉强自己呢?
  或许说这些话的人真的在关心她。
  但对琴来说,是不需要这种关心的。
  一个真正关心她的人,应该是真正能够理解她的人。
  ...
  跟琴团长的约会时间,从下午一直到了晚上,苏哲拉着她几乎逛遍了整个蒙德城。
  在一个小女孩那里买了花,在一个据说是跑遍各国做生意的奇怪家伙那里买到了一块特殊的发光石。
  又在路边遇到了摆地摊、据说能够观测人星座命运、自称占星术士的少女那里算了命,苏哲留下了一万摩拉,少女高兴得差点扑过来。
  最后,随着夜幕降临,来自于幽夜净土的主宰,带着她的眷属从面前走过,问苏哲有没有成为她冒险伙伴的打算,苏哲果断拒绝了。
  “呼~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从猎鹿人餐厅吃了晚饭出来,琴微笑着对苏哲说道,“按照你的安排,我一个下午什么工作都没做。”
  虽然但是,琴心里却很高兴,因为这下午的时光,是她最近以来,过得最有意义的时间。
  “还没结束呢。”
  “还有什么吗?已经晚上了。”
  在琴疑惑的目光下,苏哲拉着她离开了蒙德城,一直到桥外。
  就在这时,天空上突然降下来一道巨大的身影。
  看到突然出现的风龙,琴愣住了:“苏哲,你怎么把特瓦林叫过来了?”
  还有,为什么特瓦林就真的过来了?
  风神不在这里吧?
  苏哲神秘一笑:“别管那么多,肯定是好事。”
  “那我们...”
  看着匍匐在地上的特瓦林,琴明白过来了。
  这是要跳上去吗?
  可以吗?真的可以吗?可以骑风龙吗?
  “放心,特瓦林不会介意的,而且就算温迪来了,他也不会介意。”
  苏哲拉着琴跳上了特瓦林宽敞的后背。
  随即,拍了拍他。
  “走吧,我的朋友。”
  特瓦林晃动了一下龙头,想要打个喷嚏发泄自己的不满,但一想到对方那诡异的能力,算了算了,好龙不吃眼前亏。
  轰!——
  风龙振翅高飞。
  夜幕下,身边吹过凉爽的晚风,琴抬起头,看到的是一片仿佛近在眼前的星辰图。
  闪耀的星辰倒映在她的眼中,少女想起那位占星术士的话——星辰万象中,总有一颗属于你的,如果遇见的话,记得不要错过哦。
  她侧过头,看见苏哲同样也在仰望星空。
  想了想,没有多说,此刻只需要安静的陪伴就可以了。
  不知过了多久,特瓦林开始降落,随后在一个山崖上停了下来。
  “这里是...誓言岬!?”
  琴神色一怔。
  他们竟然飞了这么远的距离吗?
  “对。”
  “那我们来这里是...”
  “过一晚上,然后一起看明天的日出。”
  苏哲对她笑道。
  琴突然间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这个小小的愿望,她时常会在读完那本喜欢的书后,一个人默默的想。
  但每次只是想,却从来没有来过。
  她不知道苏哲为什么会知道,但不重要了吧,至少,这个愿望现在可以实现了。
  “好了朋友,快走吧,你还有任务要完成。”
  特瓦林瞟了两人一眼,朝着雪山所在的位置飞去。
  等他离开,苏哲从盖欧卡嘴巴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露营帐篷,跟琴搭建好。
  “睡吧。”他笑道,“明天早上,我会叫你起来的。”
  琴轻轻应声。
  苏哲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她不需要做什么。
  本来已经习惯作为别人依靠的她,此刻在苏哲面前,却一直在依靠着。
  琴突然觉得,男女之间的恋爱,就像是蛛丝一般精妙而又脆弱,不需要大风大浪,甜甜的、温柔的、精美的,然后去小心呵护就够了。
  一夜无话。
  当天边的夜幕被晨光撑开,天空呈现出渐变的几层光线,从暗淡到明亮,再到那火红的太阳光彻底冒出来。
  天空上,特瓦林巨大的身体降落,带来了苏哲特地请来,为这场约会画上圆满句号的‘画师’。
  “阿贝多,就拜托你了。”
  阿贝多点点头。
  突然被一只龙从雪山里拉过来,他本来是有点懵,但听完了委托后就欣然同意了。
  阿贝多拿起画板,看着映照在晨光下的两人,笔尖落在洁白的画纸上。
  身边,飞了一晚上有些累了的特瓦林,干脆匍匐在草地上休息起来。
  苏哲与琴对视,纷纷露出了微笑。
  在一天开始的时候,一次美妙的约会也结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