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原神,从成为海洋之神开始 > 第43章 时停!相位猛冲一千次!水泡喷射!

第43章 时停!相位猛冲一千次!水泡喷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院子里。
  苏哲跟申鹤两人在挂宵灯。
  这玩意他只在游戏里做过,申鹤就更不用说了,只有这些天见过而已。
  所以苏哲直接放弃了亲手制作的打算,改为从璃月港里到处去‘顺’。
  没多久,院子里就被顺得张灯结彩了。
  “其实你应该去宵市上的,难得的海灯节,不应该留在这里。”
  看着冷冷清清的院子,申鹤神色落寞的说道。
  都是因为她的关系,所以苏哲也要跟着在这里过节。
  明明是整个璃月港都热闹的海灯节,重大节日,应该尽情享受才对。
  “我说过要陪着你,不光是今天,以后过节都一起。”
  苏哲笑道。
  “直到你可以自然的融入璃月港,要是一天不行,那就等一天,一年不行就等一年,两个人一起,总比一个人好吧?”
  “...嗯。”
  申鹤知道自己是没办法说服苏哲的。
  此时将灯笼挂好后,两人坐在院子里,听着外面的烟花声音,热火朝天的气氛甚至在这里都能感受到。
  但莫名的,却又不觉得冷静。
  “嗯,还是得找点事情做。”
  苏哲摸了摸下巴,打趣道:“刚才没亲过瘾,要不然我们继续?”
  谁知,申鹤很正经的点点头:“好。”
  苏哲:“???”
  见他半天没动静,申鹤脑袋微微一歪。
  “怎么了?不是你说要继续的吗?”
  “呃...那我来了?”
  “来吧。”
  申鹤脸上完全没有羞涩感,也没有犹豫,坦然,她好坦然啊,她好像完全不在乎!
  怎么办?
  苏哲有些懵。
  这节奏不太对啊。
  他记得之前有红绳在的时候,申鹤虽然表情很少,但偶尔也会表露出那种羞涩和迟疑感。
  为什么反倒解开了红绳,就完全不会害羞了呢?
  想了想,苏哲又说:“要不然我们去房间里?”
  “好。”
  申鹤站了起来。
  “等等,我的意思是...光亲多没意思,要不然再做点别的?”
  “嗯,我不太懂,按照你的想法来就行。”
  “...”
  看着申鹤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苏哲明白了,解锁红绳后,这妹子更刚了。
  或者说,她以前本来就很少与外界接触,正常人该有的情绪反应她很少有,对于所谓情侣之间做该做的事情,她只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苏哲突然想到,这个状态下的申鹤,到时候娇羞起来,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走走走。”
  苏哲站起来,苏哲准备冲刺,先时停,然后相位猛冲一千次,再时停结束,然后...
  盯!~~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视线。
  我盯~~
  两人都有所察觉,转过头去,发现是跋掣正躲在一根柱子后面,伸出脑袋看着他们。
  “不能打扰夫君,不能打扰夫君,不能打扰夫君...”
  跋掣嘴里碎碎念道。
  苏哲:“...”
  “啊,夫君抱歉,我不是有意打扰到你们的。”
  见他看过来,跋掣赶紧说道。
  “我只是...只是...碰巧路过,因为到处都找不到你们所以...”
  “好了,我知道。”苏哲扶额,“别解释了,怪我没有及时通知你们。”
  “怎么能怪夫君呢?是我笨,早就该想到以夫君的能力,肯定立刻就找到申鹤了。”
  “所以,你怎么跑来这里了?海域周围你让那些海兽去找了?”
  “嗯嗯,夫君真是太聪明了!”
  跋掣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乖巧啊。
  “既然你来了,那我们三人一起过海灯节吧。”
  说完,感觉还是少了点什么,苏哲想了想,去宵市上拿了点东西过来。
  满桌子的小吃,再把象棋铺开来乱杀,一边吃着一边玩,扭头还能看到烟花炸开的漂亮瞬间。
  今晚只是海灯节开始,热闹的气氛要持续好几天,最热闹的仙人升天爆炸的一面还得等到最后一天,所以苏哲也不着急。
  申鹤的改变是肉眼可见的,但想要彻底控制住自己,她需要一次让她印象深刻,能够相信自己的经历。
  这次海灯节就是机会,只要她能从宵市上走一圈回来,对她绝对意义非凡。
  等烟花结束后,过了不久荧跟派蒙就回来了。
  “咦?你们怎么在这啊?”
  派蒙看着院子里张灯结彩的,还有一桌子没吃完的东西,顿时露出疑惑的神色。
  倒是荧妹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她看向申鹤,察觉到对方跟之前有点不太一样了。
  毕竟是一个屋子里的人,平时接触也多,而申鹤又比较特殊。
  “红绳?”
  荧注意到了差异。
  苏哲笑道:“没什么,我比较喜欢安静,就让申鹤跟跋掣回来陪我。”
  “哇!那明天我们也一起过吧!这样就可以免费吃到好多好吃的了!”
  派蒙兴奋得跺jiojio。
  不过,她无意中的话,倒是让苏哲想到了不错的主意。
  既然海灯节还有时间,那中间这两天在自己家里过也没什么不可以。
  反正食物啊节日游玩的东西啊,不过是一个时停就能搞定的事情罢了。
  哈?给钱?
  当然不给了。
  这叫什么,这叫仙缘!
  钱都是小事,他平时走出去,不知道多少人隔着街在跪拜他呢。
  说起来,苏哲最近也经常能够听到很多‘愿望’的声音,特别是在这种节日的气氛下,璃月有在节日烧香拜仙的传统,所以每每这个时候,他都能听得无比清楚。
  相应的,那些声音越清楚,苏哲就越能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入自己体内。
  所以就算他每天喝茶逛街,实力也在稳步提升中。
  就很爽知道吗?
  躺平还能赚钱,谁不羡慕啊。
  “那好,明天就多准备些东西,我们在自己家过节。”
  苏哲笑着说道。
  派蒙:“好耶!ヾ(??▽?)ノ”
  申鹤看了苏哲一眼,没说什么。
  跋掣更加不会有意见,反正不管问她什么,都是夫君说得对。
  角落里,一直存在但被忽视的洛蒂娅点了点头,像是在同意苏哲说的话。
  过了一会,宵宫也回来了。
  今晚的烟花只是小试牛刀,所以工作量并不大。
  在听到苏哲的计划后,当即表示会特别制作一些烟花给他们。
  “对了,那只老狐狸呢?”
  苏哲疑惑道。
  八重神子之前住在这里,不过这两天似乎都没看到人影。
  “前两天她说找到了一个什么书的作者,亲自去催稿了,然后一直没回来。”
  跋掣撇撇嘴,“夫君,别管她啦,我们自己玩就好。”
  苏哲点点,没说,但实际上压根没管八重神子,他在意的是影。
  也不知道这位雷神学习璃月文化怎么样了,苏哲有些担心要是没人管的话,她可能会跑偏。
  正想着,一道紫电闪过,化作了影的模样。
  她环顾四周,蹙眉道:“神子呢?”
  说完,又自言自语。
  “也不在这里吗?那个笨蛋,把钱包拿走,让我没办法买东西。”
  “可惜这里不是稻妻,不然让奥诘众去买就方便多了。”
  苏哲:“...”
  感情您老人家刚才气势汹汹的,是在找钱包啊?
  “嗯?”
  影目光一转,落在那桌还没吃完的东西上。
  似乎有些意动。
  “那个...你不会一晚上没吃东西吧?”
  “嗯,倒是去宵市上逛了,想买点什么的时候发现身上没钱,就看了场烟花回来。”
  苏哲嘴角一抽。
  别说了,丢神啊!
  “那要不然,明天一起来这里过节?”
  “来这里?”
  影狐疑。
  苏哲把计划说了一下。
  雷神大人当场表示ok。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什么也不做,璃月素来讲究交易,得到什么,需要付出什么...”
  这般说着,影环顾四周,最后看向厨房的位置。
  “这样,近些天我对璃月厨艺颇有心得,不如明日我来下厨,做几道菜?”
  派蒙笑嘻嘻道:“好呀好呀~原来你还会做菜,我还以为你一直是那种高高在上,只会命令别人做菜的呢。”
  在场的人里,也就只有苏哲知道影的身份。
  派蒙是个吃货,一听说这个,当场就同意了。
  但苏哲不想自己的豪宅被炸毁,没看到天衡山那边丘丘人的惨状吗?
  “其实我已经找到一个璃月大厨了!”
  他认真说道,“那家伙的厨艺,就算是钟离吃了也说好。”
  这么一说,影才勉强同意,施展拳脚的机会那就留到下次吧,她也想尝尝连岩神都认可的厨艺。
  一群人聊了会,大家刚从宵市闹腾回来也都累了,于是各回各房。
  影不知道去了哪里,大抵上去是找屑狐狸报仇了。
  苏哲滚了个水,浑身舒坦的躺回床上。
  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琴,又变成心海,再变成跋掣,最后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什么,视野内映照出了申鹤的影子。
  夜色已深,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睡了,苏哲愣了一下,彻底清醒过来。
  只见到申鹤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他床边。
  冰凉的寒意与月色交辉相应,她就这么静静站着,也能感受到一股凌冽的气息。
  身上散发着清幽的香味,那是常年吃‘仙草’后洗涤身体的结果。
  四周光线昏暗,只有淡淡的月光照进来。
  黑夜下,申鹤看着苏哲,纯净天蓝的眸子里,是平静,但深处还有一丝温柔与炙热。
  见到苏哲醒过来,她说道:“先前说来房间里,后来跋掣出现,我见你有些失望,所以趁大家都休息就过来了。”
  “?”
  “现在没人打扰,要亲要是做其他事情,都可以。”
  “??”
  “不过我不太懂,是要先脱衣服吗?”
  “???”
  啊这,我该用什么表情才好?
  苏哲有些哭笑不得,刚才渲染起来的气氛,体内冒出的荷尔蒙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申鹤你这...”
  “怎么,哪里做的不对吗?”
  申鹤脑袋一歪,似乎完全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嗯...”苏哲微微沉吟,露出一抹笑意,“没,你不懂的话我教你,不过这种事做了就没办法后悔了。”
  申鹤轻轻点头:“嗯,如果是你的话,就可以。”
  看着这样的申鹤,苏哲还能说什么呢?
  他招招手,让申鹤过来,脱鞋,两人坐在床上。
  其实苏哲也没什么经验,他的经验纯粹来源于向诸多老师的学习,然后依葫芦画瓢,照着做就行了。
  首先要做什么,然后做什么,再然后...忘记了,有句话怎么说,气氛来了,任何技术都是浮云。
  拥抱,亲吻,拉丝,分开,喘息,发热,贴贴...
  哼哧哼哧,耕耘,播下种子,来年发芽。
  月色正美。
  这一晚,申鹤迎来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成长经历。
  ...
  日上三竿。
  谁也没注意,苏家大宅的时间短暂的停滞了片刻,然后苏哲房间里就少了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