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临王座:国民帝少被套路 > 255:登门造访

255:登门造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傍晚一辆跑车驰骋郊外,直接开进了春风澜庭。
  
  火羽行下车后大步走到了薄奚宸家门口,按了按门铃,那过于沉重的力道彰显出了他此时的火气。
  
  隽美的脸每一处都渲染出霸烈强势的气息,眉眼更是夹杂了一层冷怒。
  
  他知道自己没资格,可是此时根本没有理智去想那么多,他只知道在听到宸集团背后的掌权者是个俊美无双清冷尊贵的年轻人时,他就疯了。
  
  心中一股股不甘和嫉妒狂涌而出,怎么都无法压制。
  
  他的外公一家已经葬送在宸爷的手里,就连lz集团也成了宸集团的囊中之物,若是自己所爱之人再被宸爷夺走,他简直无法忍受!
  
  这个时候不过晚上八点不到,正是吃晚饭的时候,所以薄奚宸正好在家,不止她在,就连秋殇也在。
  
  至于宁生诺,最近宸集团因为宸爷的出现而引起了无数轰动,导致了不少的连锁反应,最直观的就是宸集团上涨的股市,他正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情和应付商界同行及各大娱乐的记者,根本没时间再按时按点的来薄奚宸这里蹭饭吃。
  
  此时薄奚宸和秋殇正好吃晚饭坐着休息,准备再休息个十多分钟就去后山,听到那急切的门铃声,两人对视了一眼,眼里浮现一丝疑惑。
  
  按理说宁生诺是不可能这个时候回来的,何况这般急切的门铃声也不像宁生诺的举动。
  
  秋殇站起身去开了门,在看到来人时,目光一顿,见火羽行明显急躁冷怒的神色时,他并没有让开,蹙眉道:“有事?”
  
  火羽行在见到秋殇的时候也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秋殇会在薄奚宸这里,不过他也是知道秋殇把自己抵押给薄奚宸的事情的。
  
  可知道归知道,看到秋殇居然可以出现在薄奚宸的家里,火羽行心中顿时就嫉妒和不舒服了,连带看秋殇的眼神也染上了敌意。
  
  “让开!”火羽行一把推开秋殇,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
  
  其实按照现在秋殇的身手,若非他没有故意要阻拦,火羽行根本无法过秋殇这关,也根本走不进家门。
  
  秋殇知道,火羽行是来找薄奚宸的,在薄奚宸没有直接下令让火羽行离开,他也不会自作主张的阻拦火羽行见薄奚宸。
  
  想到最近关于宸爷的传闻,再想到lz集团被吞并,乐正全家葬身火海的事情,秋殇秋水敛涟又沉寂木讷的眼眸里划过一丝异色,心下已经明了火羽行此番前来的目的。
  
  也是,在不了解实情又知道薄奚宸和宸集团有那么一点点关系的人眼里,以宸爷的外貌和年龄,似乎只有这么一个暧昧的猜测最贴合真相。
  
  火羽行走到客厅见薄奚宸正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喝着果汁,心情越发不爽了,一阵火气噌噌往上冒。
  
  不过想到薄奚宸一直以来的无情,火羽行终是将心头的火气和嫉妒压制住了,只是面色不好的盯着薄奚宸质问出声:“你和宸集团背后的掌权者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时候火羽行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了,更没空去想捅破这层窗后他所要面临的结果,他只知道,他发了疯的想知道薄奚宸和那个宸爷到底有什么关系,他只想确定,确定这一切都不是那些人所猜测的那样。
  
  薄奚宸和宸爷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关系,或许他们是兄妹呢?
  
  到了这个时候火羽行依旧想要找借口拒绝自己最不想要的结果,他宁愿接受薄奚宸是仇人的妹妹,也不愿接受她是仇人的女人。
  
  薄奚宸看着怒气冲冲凛然霸烈的少年,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与之相反的是她纯澈无情的视线和冷霜般的笑意。
  
  “你在以什么立场质问我?”
  
  一句话瞬间让怒火淘汰冲动不已的火羽行僵愣在了原地,脸上的怒气也瞬间定格,一双灼亮冷锐的眼睛也微微发懵,愣愣的看着薄奚宸,只觉满身火气一寸一寸下降,变得寸寸冰寒。
  
  半响,火羽行素来灼亮的眸光暗了下来,隽美的脸上也浮现一抹低落的自嘲,喃喃道:“是啊……我有什么资格……”
  
  他又不是她什么人,甚至还曾被拒绝过,而薄奚宸也从未给过他任何的幻想和希望,他有什么资格?
  
  他不仅没资格质问,就连喜欢她的资格,怕是也没有……
  
  薄奚宸收回视线,淡声道:“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你的母亲姓乐正,她能够逃过一劫完全是因为跟乐正家不算太过亲近,又早早的自立门派独立开了一家公司,和lz集团没有关联,否则当初乐正一家葬身火海,你母亲也难逃一劫。”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为好,若你不想让自己一家步上乐正家的后尘,以后就离我远一些,安安心心做你的大少爷,继续创你的业。”
  
  温淡的声音并没有丝毫的威胁之意,一字一句均带着提醒,却也太过冷硬无情。
  
  听在火羽行耳朵里,字字句句犹如刀子割在他的心口。
  
  当初乐正家的事情他已经在父母那里得知,很可能是上京原家做的,正因为如此,他们一家才选择了沉默,选择了置身事外。
  
  因为凭着他们火家的身份和权力根本无法与原家争斗,好在他妈妈对乐正家的人感情不深,否则还不知道要引来怎样的灭顶之灾。
  
  此时听到薄奚宸旧事重提,火羽行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可是看着神色漫不经心薄凉又浅淡的薄奚宸,他竟然说不出任何的话。
  
  无论是质问,无论是怒骂,还是任何发泄,他什么都无法说,喉咙里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心口一阵阵钝痛,只为自己第一次爱上一个女孩,却得到了这样伤痛的结果。
  
  在原地僵硬的站了半响,火羽行目光沉痛又冷锐的深深看了薄奚宸一眼,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出了春风澜庭,火羽行一路飙车飞驰在公路上,脑海里回荡着自从认识薄奚宸的一幕幕,从军区到社团,再到拍卖会,一幕幕犹如走马观花。
  
  随着一幅幅画面,他的心口也跟着一阵阵抽痛起来,尽管早就看清楚了薄奚宸是怎样无情没心没肺的一个人,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也是,正是这般花样年级,遇到这样一个美丽纯净又实力高强而神秘的女孩子,哪个青春懵懂年少无知的男孩子不会动心。
  
  可这一切的心动,在这一刻终是被伤的一寸寸湮灭了。
  
  他火羽行有自己的骄傲,低声下气过后依旧得不到,他会再次站起来,绝不让自己再如此卑微。
  
  只是,请允许他最后一次脆弱,最后一次为心中所爱疯狂吧……
  
  呼……
  
  一阵发动机的轰隆声,久久回荡在高速公路上,那辆跑车快的犹如一阵虚影晃过,极速穿过绵长的高速,在下高架的时候突然与侧面插上来的车子对了个正着。
  
  吱……兹……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因为火羽行车速不慢,加上两者距离近,这一刹车过后还是‘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
  
  轰隆……碰!
  
  一阵刺耳的震响,砰然炸响,火羽行在车子里被一阵惯性猛然一弹撞在了方向盘上的安全囊上,瞬间昏迷了过去。
  
  而他对面的车子虽然同样都是跑车,可是档次却不能比的,直接被火羽行的车子将车头撞扁了。
  
  周围渐渐围上了一圈圈的人影,有人打电话报警,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也有人在旁边看戏。
  
  等火羽行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事发的第二天傍晚了,车祸发生的时候他违规占道,所以责任自然算他这一边,因为车子的性能好,他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倒是被撞的人一辆车子车头几乎被撞了个粉碎。
  
  若不是对方正好是金属系异能者,在事发时反应快速的利用异能形成防护,只怕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听了自家父亲的秘书说完经过后,火羽行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后才道:“那现在对方如何了?”
  
  秘书听言,出声道:“有轻微的骨裂,其它并没有什么问题,只要在医院休养半个月配合治愈的药物治疗,并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火羽行听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没再理会,反正该处理的秘书已经完全处理了,包括警局那边和对方的医疗费,家属商谈等,根本不需要他去操心什么。
  
  想到什么,当下就忙着找手机:“我的手机呢?”
  
  “在这。”秘书急忙把收到一旁的手机递给了火羽行,见他急急忙忙翻看了一下手机后,神色明显低落阴郁起来,也没有多说,只是缄口不语的站在旁边当背景。
  
  火羽行本来还抱了一丝希望的,车祸这事他不信以薄奚宸的消息渠道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他出车祸的消息,可他的手机里居然一个电话都没有……
  
  这样的结果终于压死了火羽行心里最后一丁点的希望,让他灼亮的眼睛慢慢黯淡无光的同时,也越发锐利冰冷起来。
  
  就在这时,病房门居然被人一脚给踢开了。
  
  碰!
  
  一声闷响,火羽行侧头看了过去,就看到一个十五六岁染着一头酒红头发的女孩子冲了进来,气势汹汹的走到他面前,目光犀利的一瞪。
  
  “你就是撞了我哥哥的凶手?”
  
  火羽行面无表情的冷冷睨了她一眼后直接收回视线,在病床上躺了下来。
  
  旁边的秘书见此连忙走上前道:“这位小姐,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关于令兄的事情我们已经跟你的父母商议妥当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父母那边都谈妥了,你还打算来这里胡搅蛮缠?
  
  言雅晞听言冷冷一笑,目光不屑的看着病床上根本不看自己一眼的火羽行,嘲弄出声。
  
  “火羽行,火大少爷,作为肇事者,既然已经醒了是不是该亲自去跟受害者道个歉以表诚意?还是你火少就是个只知道躲在大人身后,让人给你擦屁股的无能胆小鬼?”
  
  火羽行听了这话,原本闭上的眼睛猛然睁开射向了言雅晞,那极其锐利霸烈的眼神看得言雅晞心下一震,竟然有那么一瞬被对方冷漠锋利的眼神给震慑到了。
  
  短暂的心绪紊乱后,言雅晞迅速收敛了心神,镇定的回视,眼里依旧带着几分不屑和挑衅。
  
  这个人她自然是知道的,先不说她和火羽行在同一个学校,就说他们都同时加入了薄奚宸开办的校外社团,怎么也是见过面的,只是互相不熟而已。
  
  她倒是没想到撞了自家老哥的人居然是这位独断专行霸烈强势的大少爷,原本这件事情双方父母都谈妥了,她也不该再来找事的,而且对方的身份也不是她们家能轻易得罪的。
  
  可她就是忍不下这口气,再加上社团里火羽行表现很好,让她多少有些嫉妒,现在见对方就这么躲在后面,她自然忍不住想要挑刺。
  
  毕竟能撕开一个被不少女生喜爱追捧的校园男神的嘴脸,她还是很乐意干的,谁让她闲着没事。
  
  火羽行见对方似乎并不怕他,而且明显是认识他的,便冷眼打量起眼前的女生来。
  
  酒红的头发齐肩披散,一双大大的眼睛神采奕奕带着几分坏痞之气,整个人透满了一股子招人的朝气蓬勃,让他突然觉得有些眼熟。
  
  想了片刻终于想起来了,这人不就是和他一个社团在女子组表现极为出色的言雅晞,而起还跟他一个学校,并且还是帝鑫学院校花排行榜前十的校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