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临王座:国民帝少被套路 > 前世今生 瑟容篇 下

前世今生 瑟容篇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她淡漠沉静的注视下,我从那双漆黑水亮又清幽的眼眸里看到了一种黑暗,一种藏匿在平静下的魔气,让人坠入深渊,毛骨悚然的魔气。
  
      那是一种万千骸骨堆积而出的血腥和黑暗,一种杀戮过后平静的可怖。
  
      噗通一声,我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跪倒在地的闷响,然后听着自己的声音不受控制的从口中溢出,充满了颤栗和惶恐,还有一点点的羞涩。
  
      “君……君王……我……我不小心迷路了……君王能不能……带我去比赛场……”
  
      这个时候,我心里既害怕又懊恼,那种害怕不是我自愿的,是一种无意识的,打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害怕。
  
      一种对危险可怖的自然生理反应。
  
      可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心跳,扑通扑通,一声声剧烈如擂鼓,这心跳声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紧张和羞涩造成的。
  
      那种仿佛灵魂和心脏分离,有着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的感觉,让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浑浑噩噩朦朦胧胧的状态中。
  
      直到听到一句:“走吧。”
  
      我也只是呆愣的跟在她的身后。
  
      这个时候,我的胃病突然犯了。
  
      我以为或许胃病来的正是时候,她会不会心软?会不会亲自送我回去?
  
      可当医护人员赶到,我被抬到担架上带走,痛的神志模糊的看着她美丽的倩影离我越来越远,我心中突然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失望感。
  
      那种颓败到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甚至觉得什么事情都没了意义的感觉,让我很惶恐。
  
      这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所谓的爱情究竟是怎样难以解释又奇妙的东西。
  
      我只是以为我病了,得了一种可怕的让我惶恐的病。
  
      那种生无可恋对什么都懒洋洋提不起精神,什么都不想做,唯独只想一直想着她的古怪感觉,让我越来越担忧,越来越慌乱惶恐。
  
      直到护卫将我的异样报告给了父亲,父亲来看过我后,跟我说,我的一切奇怪的症状,并非是得了怪病,而是动了情。
  
      我对夏君凰,那个犹如星星月亮一般不可触及的王,动了情。
  
      我懵了,慌了,也呆了。
  
      经过无数天的挣扎,在父亲一次又一次的诱惑下,我对夏君凰的感情越来越不可自拔,完全陷入了一种痴迷。
  
      她是那样完美,她是那样强大,甚至如同无数人一样,我将她当成了我人生的信仰。
  
      只是别人把她当成信仰,是奉如神智般朝拜,尊敬,而我,竟然在父亲的诱导下,生出了想要占有的念头。
  
      这个念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越来越强。
  
      因为各国悄悄送美男给夏君凰,最后的结果是那些美男消失的无影无踪,不仅美男们消失了,就连送出美男的那个国家的首脑,也被夏君凰的四个丈夫前行送礼,送了一屋子的美少年和美人。
  
      被强迫夜夜笙歌,最后身体虚脱,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君都。
  
      父亲不想重蹈覆辙,而我正好身体虚弱,就想了办法,以我的身体虚弱不适合长途跋涉为由,让我继续留在了君都。
  
      夏君凰也同意了。
  
      当我得到消息可以继续留在君都时,我所有的紧张和担忧以及退却,全都被开心和喜悦取代。
  
      我激动的忘记了我与夏君凰之间天与地般的距离,也喜悦的忘记了,有着那般出色杰出的四位丈夫,她怎么可能会看上自己。
  
      尽管我的长相也是男子里面格外出挑精致的。
  
      可我这般虚弱,实力这般差……
  
      渐渐的,我终于发现,得以留在这里并不是最终的结果,也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尤其当我偶尔看到她和她的丈夫们走在训练场上散步,夕阳下那唯美和睦的一幕,竟让让我心头滋生了不该有的痴念。
  
      我想象着那个陪她散步的人中也有自己,我想象着她眼里的柔情与温柔,甚至想象着与她成婚,接受世人祝福的场景。
  
      越是像一个旁观者旁观她与四人之间的默契与感情,那种携手同行的温暖,我心底的渴望就越是强烈。
  
      最后,在护卫的怂恿下,我还是遵循心中的渴望,去靠近她,去见她,去与她说话,让她的视野里多出一个我。
  
      “君……君王好。”
  
      那一次,我终于忍不住提前到了夏君凰与她的丈夫们时常散步的地方,假装偶遇。
  
      可是,我还没听到心心念念属于夏君凰的声音,就被旁边一道磁魅嘲弄的笑音打断了心中所有的幻想和旖旎。
  
      “又是一个玩偶遇,没有自知之明惹人讨厌的老鼠。”
  
      我抬头,入目的就是一张精致绝伦的脸,那双狭长的凤眸光华无限,让我一眼就胆战心惊的连忙移开了视线。
  
      只因为那双凤眸勾魂夺魄,有着能勾走人灵魂的诱惑感,让人顷刻间丧失心智。
  
      这人无疑就是夏君凰的丈夫之一,季幽月。
  
      那个美得危险而邪气,让人最为惧怕的存在。
  
      不仅因为他有一双勾魂夺魄能够掌控人的凤眸,还因为他是夏君凰四个丈夫中最为邪诡可怖,阴邪危险的存在。
  
      传闻他喜欢活体解剖,手段之变态凶残。
  
      对于季幽月的恐惧,让我一时间遗忘了他的话,直到另一道冷酷寒厉的声音响起,才让我游走的神思恢复清明。
  
      “这样的货色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值得你较真。”
  
      习阎瑾平静无波又冷酷无情的声音,就好像一把无形的刀,一刀一刀割在我的心口,让我疼,更让我羞愤的面色涨红。
  
      看着夏君凰的鞋子,这一刻我恨不能有个洞可以让我钻进去躲一躲。
  
      这份羞辱践踏的不仅仅是我的尊严和人格,还有我对夏君凰的爱和真心。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羞辱人……就算我比不上你们,可我爱君王的心,是真的,绝不会比你们少分毫!”
  
      绝不会比你们少分毫!
  
      这一刻,说出这样的宣言,我觉得格外舒爽,甚至格外自信。
  
      是的,就算比不上这四人厉害,我爱夏君凰的心也不会比他们差太多。
  
      这一刻,我如此天真的以为着,就这样自我洗脑。
  
      不去想那些传闻中,关于夏君凰和她的四个爱人历经生死的情意。
  
      不去想那些传闻中,五人经历生死才走在一起的困难。
  
      我只是自以为的,以为我爱的真诚,就绝不会比不过季幽月四人对夏君凰的爱。
  
      直到四人目光如刀锋般落在我身上,然后季幽月神色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
  
      我心头突然就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既然你这只小老鼠如此自信,本首领就成全你,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将我们四人曾经经受过的考验全都经受一遍,让我们好好看看,你所谓的不比我们少分毫的爱,到底有多少。”
  
      就是这样一句话,让我从此跌入了深渊之中。
  
      我几乎没来得及听到夏君凰说一句话,就被人带走了。
  
      从此坠入深渊地狱。
  
      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季幽月那不怀好意的考验是什么,也不知道他所谓的他们的经历是什么。
  
      直到我被关押在一处地牢中。
  
      亲眼看着变态杀人狂魔如何在我眼前分解了我的父母……
  
      亲身在幻境中经历了夏君凰当初坠入地宫时经历的一切,我虽然没有选择掉头就跑,却害怕的躲在角落里,亲眼看着她历经一次次危险。
  
      亲眼看着她和习阎瑾并肩作战。
  
      甚至亲眼看到季幽月不顾生死进入地宫,亲自寻找夏君凰。
  
      仅仅只是季幽月身上的两个考验,就几乎让我疯魔。
  
      我后悔了,不是后悔爱上夏君凰。
  
      而是后悔去挑衅季幽月这个变态!
  
      他根本就是个疯子!
  
      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竟然如此不顾自己的性命,甚至如此变态血腥,喜欢活体解剖。
  
      他竟然能够爱夏君凰如此之深,深到连灵魂都可以奉献!
  
      “疯子!疯子……全都是疯子!”
  
      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也快疯了,被季幽月弄疯了。
  
      我不知道这些到底是真正属于季幽月和夏君凰的过去,还是季幽月特意弄出来为难我,为的就是逼疯我。
  
      我只知道,再这样下去我坚持不了多久了。
  
      之后,我又进入了另外一个幻境,那个幻境是属于习阎瑾和夏君凰过去在末世时并肩同行的画面。
  
      在幻境里,我并非旁观者,而是一名幸存者,同样与两人同行,可每一次危难,都是习阎瑾和夏君凰并肩作战。
  
      我不但帮不上忙,甚至每次都只能躲在人群之中,犹如一个弱者一般,四处逃窜。
  
      不过这样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太久,我就被丧尸吞没了。
  
      而夏君凰对于与自己无关之人的冷漠无情,也让我在幻境之中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这个被我视为信仰,视为人类救世主的女孩,她并不是一个良善之人。
  
      她非但不善良,没有同情心,甚至还残酷冷血,无情至极!
  
      她有着王者的强大力量,也有着王者残酷杀伐的手段,更有着王者观大局而舍小局的残忍,却没有王者该有的仁心。
  
      因为她太过随性,太过以自己为中心,哪怕她做了一个强者该做的,拯救了世界,可并不代表她就有怀天下百姓之善心。
  
      她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人,旁人的生死与她并无关系。
  
      但就算她如此冷酷无情,我还是爱她,我的心脏跳动的频率骗不了自己,那一声声紊乱都只为了她。
  
      可是,经过这一次次的考验,我已经无法再像开始那般自大无知的叫嚣着,自己的爱不差于季幽月四人。
  
      但我还是不愿意承认,还是认为这一切不过是实力问题而已。
  
      若是我有季幽月和习阎瑾那般强悍的实力,我也一样可以和夏君凰并肩作战,一样可以保护她,一样不会因为人类面对危险时自然反应出的害怕,而不敢去救她!
  
      直到季幽月带了一只本应该消失在新世纪的丧尸,来到牢房里,我才真正的怕了。
  
      不是害怕那只丧尸,而是害怕那些突然涌现的可怕记忆。
  
      那一幕幕血腥,一幕幕人性的残酷,还有被撕食的痛苦,以及做丧尸那段时间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呕……”
  
      我当即就吐了一地,心中一阵阵泛着恶心,怎么都止不住,最后好像连内脏都要全部呕出来一般。
  
      “你……你要干……什么?……”
  
      “考验可还没有结束呢,之前那些都是我和习阎瑾所经历过的,现在该你体验一下许子倾的经历了,他对君凰的爱可是很特别呢~”
  
      季幽月幽幽笑着,阴邪的笑容满是冷寒之气。
  
      一个如此脆弱的小子,竟然敢叫嚣他们对君凰的爱,简直不可饶恕。
  
      既然这么自信,那他就让这小子好好体会体会个中滋味!
  
      我亲眼看到自己的手背被丧尸的爪子给抓出了伤痕,慢慢的我感觉自己的记忆越来越混乱,分不清是两年前还是现在,仿佛所有末世发生的一切,都与现在重叠在了一起。
  
      后来……
  
      我成了丧尸,没有了记忆,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只知道吃,只热衷所有血腥的东西。
  
      忘了所有人,所有事,甚至就连一丝思想都没有。
  
      一直到我成为了高阶丧尸,进阶六阶后,我的记忆慢慢恢复,我才彻底清醒过来,只是没有了情。
  
      “清醒了?”
  
      我看到那个恶魔就坐在牢房外面,幽幽笑看着我,一双凤眸在阴暗里邪诡难辨,精致绝伦的面容,此时此刻,在我眼里比魔鬼还可怖!
  
      “让我变成丧尸就是你所谓的关于许子倾的考验?”
  
      我冷冷的看着他,若不是这牢房有结界,而且牢房的金属是加入了一种针对异能者能量的特殊材质,让我根本打不破,我早就冲过去与这个该死的混蛋同归于尽了!
  
      “许子倾在变成丧尸后,心中仍然保有着对君凰的执念,他就凭着这一丝执念一路浑浑噩噩的前行,最终找到了君凰,克服了丧尸没有智慧,只有嗜血的本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